《我攜疾風入你懷》[我攜疾風入你懷] - 第5章 她流血了

又過了很久,手術室的紅燈關閉,肖雲遙被推了出來,戴着氧氣罩,渾身插滿了管子。
季錦初來到病房時,肖雲瑤躺在病床上,空洞的眼神有了一點笑意。
「錦初,要不是你,我恐怕活不到現在。」
肖雲遙長年累月地跟與葯和醫生打交道,病魔已經把她的驕傲磨得絲毫不剩,她說這句話的語氣幾乎用光了所有的力氣。
肖雲遙拉住季錦初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眸中有些不甘,「我真羨慕你擁有這麼健康的身體,不像我,永遠只能像只寄生蟲,真是嫉妒得發瘋。」
終於攤牌了,也就能夠解釋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對她拳打腳踢、人格侮辱了。
如果她不健康的話,又怎麼能充當肖雲遙二十多年的移動血庫,有現在的人生呢?
無視肖雲遙眼底的戾氣,季錦初輕輕掖好被子,「照顧好身體最重要。」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一定希望我一死了之吧?
可惜,我死不了,你別想輕輕鬆鬆做肖家的少夫人。」
肖雲瑤的指甲狠狠攥在季錦初的手心裏,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季錦初一根一根掰開肖雲瑤的手指,然後站起身準備離去。
啊!
肖雲瑤狼狽地從病床上滾了下來,拔掉氧氣罩,開始急促地呼吸。
結束了繁忙的會議,肖晏禮埋頭打遊戲,眼見着就要跳傘,屏幕顯示出厲璟衍三個字的時候,眼角狠狠一抽。
「肖太子,聽說你妹又發病了?」
對方開門見山,沒有平常的弔兒郎當。
肖晏禮想要捏鼻樑骨的手頓了下,冷聲道:「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找我。」
「那麼,你知不知道,每當這時候遭殃的都是你家小媳婦兒?」
「關我什麼事。」
肖晏禮的聲音更涼薄了些。
厲璟衍無語,當即掛斷。
一旁李特助收拾着凌亂的桌面,一本時間簡史在眾多辦公文件中脫穎而出,他心想着難得大先生有心思看書。
隨手翻了兩頁,圖文不符,然後揭開最外面的書皮。
《女人到底在想什麼》?
「拿車鑰匙來。」
李特助看過去,看到肖晏禮硬邦邦的一張臉,手中的《女人在想什麼》突然就不知道如何處置了。
肖晏禮向來沒有什麼耐性,眉頭緊鎖地瞥了他一眼。
「好的。」
李特助默默跟在他身後,一句話不敢多說。
別看李特助跟了肖晏禮四五年,其實他一點也捉摸不透肖晏禮的脾性。
在他看來,二少爺對少夫人是有幾分喜歡的,否則也不會每年生日都會給少夫人買禮物,雖然都沒有送出去。
比如,夫人數落少夫人,二少爺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到肖家給少夫人撐腰,事後少不了一頓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