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攜疾風入你懷》[我攜疾風入你懷] - 第1章 你怎麼這麼下賤

凌晨,大雨滂沱。
一道驚雷閃過,照亮了半邊屋子。
感覺到腰上忽然覆上一隻大手,季錦初猛然驚醒,還沒來得及出聲,就被撈進懷裡。
一瞬間,難聞的酒味充斥在鼻腔。
季錦初瞪大了雙眸,嚇得魂都快沒了。
「別走。」
低迷的嗓音中帶着絲絲眷戀,卻不是對着她說出的繾綣情話。
因為她不是沈意之。
想起幾個小時前的瘋狂,季錦初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複雜,總算完成了虞夫人交代的任務。
即使,很沒尊嚴。
突然,肖晏禮睜開了惺忪的睡眼,待看清楚身邊躺着的季錦初,騰地從床上彈坐起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
!」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季錦初身上不着寸縷,雪白的肌膚在烏黑濃密的秀髮間隱隱能看見遍布的紅痕,半遮半掩,卻不能在他心裏驚起半點波瀾。
今天是他妹妹肖雲瑤過生日,他被灌了不少酒,是虞女士特意讓季錦初送他回房的,一想到之後的記憶,肖晏禮腦海里浮現出無數個限制級畫面。
一想到他真的跟季錦初有了夫妻之實,肖晏禮臉上難看起來。
季錦初想着編個借口先搪塞過去,她剛想開口,房門被人打開了。
「二少爺,夫人叫你下去吃飯……」傭人見到躺在一個被窩裡的兩人,沒有再說話,識趣地關上門,只聽見匆忙下樓梯的聲音。
不用說,一定是去通風報信的。
肖晏禮瞬間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從床上跳了下來,「季錦初,誰叫你爬我床的!
身為名門淑女的禮義廉恥呢?
你怎麼這麼下賤?
!」
下賤嗎?
第一次就這麼稀里糊塗地交出去了,而佔據主動的當事人竟然責怪起她來了。
季錦初張了張嘴,很想要說些什麼,可她不急,總有人急,比如虞夫人,肖晏禮的母親。
猶豫間,肖晏禮從混亂的衣物中找到皮帶,沉着臉摔門而去。
穿戴整齊的兩人一前一後下了樓,殊不知,客廳里虞棠華已經陪着肖老爺子等候多時了。
七十多歲的肖老爺子拄着拐杖,雙目不怒自威,盯着肖晏禮道:「既然錦初在你這裡交代了,你們倆就儘快領證,好給我生個重孫。」
交代個屁啊,明明是他的清白之身被季錦初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給毀了!
見兒子沒反應,虞棠華適時插上一句:「錦初是我看着長大的,溫婉賢淑,配你也夠了。」
季錦初規規矩矩地站在一邊,乖巧地像個牽線木偶,肖晏禮哼了一聲,那雙深邃幽深的鳳眼充滿了不屑。
在他心裏,季錦初就是一個任人擺弄的娃娃,除了聽話毫無優點,這樣的女人娶回家幹什麼?
當花瓶嗎?
「非要往我被窩裡塞女人,你們合起伙來算計我是吧!
你們不知道季錦初她吃着碗里瞧着鍋里,她還……」
還沒說完,肖老爺子便把拐杖丟了出去,結結實實打到了肖晏禮膝蓋上,疼得他齜牙咧嘴。
在他即將脫口而出之際,季錦初緊張得直搓手,見肖老爺子打斷了肖晏禮的話,頓時緊皺的眉頭又舒緩開來。
肖晏禮注意到季錦初的情緒變化,狠狠剜了她一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