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閃婚了財閥大佬》[我閃婚了財閥大佬] - 第8章 宴哥哥

墨司宴意味深長的視線落在沈西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上,聽着她漂亮話不要錢似的往外倒,漂亮的眸子里似是裝滿細碎的星光,眼底卻沒有半分真誠。

「衣冠禽獸?」

「不,不,說錯了,衣冠楚楚,是衣冠楚楚。」沈西感受到來自腰間的力量,烏黑潤澤的眸子一轉,摟着墨司宴的脖子,聲音越發婉轉,「所以天底下的女人恐怕都想給三爺生猴子呢。」

「包括你?」

沈西也是豁出去了:「那是自然,你看我們都長得那麼好看,生出來的孩子那還了得。」

墨司宴鬆開她的腰,拇指摩挲在她嬌艷欲滴的唇瓣上,沈西抿了抿唇,身體又貼近了墨司宴幾分:「三爺~~」

墨司宴眸色一暗,她推回原位,嗤笑出聲:「你倒是敢想。」

想想怎麼了,想想又不要錢!

不過沈西看墨司宴這樣子,是同意她留下了?

她剛鬆口氣,就聽到旁邊傳來一道冷嘲熱諷:「沒想到沈小姐臉皮這麼厚。」

沈西無辜的眨眨水潤大眼,滿臉真誠:「和宋小姐這張瘦削刻薄的臉比起來,我吹彈可破滿是膠原蛋白的臉確實是挺厚的。」

「你――」宋璃沒想到沈西會真的這麼沒臉沒皮油鹽不進,紅着眼睛望着墨司宴,委屈的喊道,「宴哥……」

「宴哥哥……」沈西不甘示弱,如法炮製,整個人像一條靈巧的蛇往墨司宴懷裡鑽,那一聲哥哥叫的在場的男人骨頭都要酥了。

傅寒夜饒有興緻的直起身來,嘴角噙笑:「西西妹妹,不如也叫一聲夜哥哥聽聽,夜爸爸也行。」

「野,粑粑?」沈西笑的眉眼彎彎,卻是喊的傅寒夜面色一窒,眾人鬨笑不止。

「西西妹妹……」傅寒夜還想再戰。

墨司宴蹙眉,瞪了唯恐天下不亂的傅寒夜一眼,又將沈西推離自己幾分,暗沉的嗓音帶着幾分警告:「安分點!」

「哦……」沈西拖長了尾音,有一股軟語呢喃的曖昧在裏面,然後話鋒一轉,「宴哥哥,你的寶寶說她餓了。」

墨司宴狹長的鳳眸帶着一絲狹促笑意:「我的寶寶?」

沈西用力點頭,一語雙關道:「嗯,你的寶寶餓了。」

臉皮什麼的,不要也罷。墨司宴看着沈西那雙勾人的眸子里裝滿搖曳的星光,明明就是一肚子曲意逢迎的壞水,卻也沒來由的叫人心軟了幾分,他抬手,招來侍者,吩咐了幾句。

沈西聽着,倒是高看了他一眼。

還以為這狗男人只會變着法子折磨她呢。

宋璃被哥哥宋玉拉到身邊坐下,沈西身邊暫時安靜下來。

周圍的男人都在抽煙,烏煙瘴氣的聞着她的嗓子發疼,像是咯血一般的難受,墨司宴的身上雖然也有淡淡的煙草味,卻有一股獨屬於他的乾淨和清冽,沈西不由自主的又朝他靠近了幾分。

身體還未恢復,又精神緊繃了這麼長時間,這會兒放鬆下來,她就覺得渾身哪哪都疼,疲憊感湧上來,她想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

墨司宴只覺得身邊的小東西不停往他身上靠,陣陣馨香不停刺激着他的感官,手邊傳來的溫度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