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閃婚了財閥大佬》[我閃婚了財閥大佬] - 第22章

「三爺,有沒有人說過你的唇形很好看。」沈西盯着墨司宴兩片薄唇,看起來無情又涼薄,可是唇形很好,讓人忍不住想細緻的勾勒描繪。

男色誤人啊!

沈西摟着墨司宴的脖子,輕輕就貼了上去。

她的吻生澀且沒有什麼技巧章法,又舔又咬,但就是誘人想繼續。

「唔……」

沈西感覺臉都要燒起來了,想退開,但是腦袋被人從後面摁住了,本來毫無章法的輕吻變成了狠狠的掠奪!

他強勢撬開了她的牙齒,伴隨着狂風暴雨,一路的攻城略地。

沈西大腦瞬間一片空白,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上卻像是被人施了魔法,完全無法動彈,甚至是軟綿的,若不是他托着她,早就坐到地上去了。

沈西禁不住這樣的蹂躪,被嚇得不輕,一不小心碰到傷口,痛呼出聲,頓時淚眼婆娑的:「墨司宴,你弄疼我了……」

這男人屬狗的啊,都把她的嘴唇給咬破了!

沈西氣息不穩,胸部上下起伏着,眼睛濕漉漉的像是矇著一層水霧,少了平時的清冷,多了幾分糜艷之色,很是勾人。

墨司宴一雙幽沉的還靜若深海,像是蘊着蟄伏許久的風暴,嗓音低的讓她差點癱軟:「不玩了?」

不玩了不玩了,這會兒不用他趕,沈西就才從他身上爬下來,坐到了最靠近車門的位置上。

不用看也知道現在的唇肯定是又腫又紅的,惡狠狠瞪了他一眼:「衣冠禽獸!」

墨司宴長臂一伸,就將沈西帶到了他的懷裡,涼薄的眸子淡淡斜睨着她:「再說一遍。」

兩人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