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閃婚了財閥大佬》[我閃婚了財閥大佬] - 第18章 技術太差

看着手機上面顯示的時間,遲疑了一會兒,她還是發了條信息出去:三爺,睡了嗎?

已經深夜兩點多了,其實沈西也不指望他會回復的。

但沒想到下一秒,她就看到手機上有了新消息。

墨司宴:還不睡?沈西抿着唇角,眼神期艾:嗯,三爺,剛剛做噩夢了,睡不着。

此時,墨司宴穿着藏青色的真絲睡衣站在窗前,遠處山巒起伏,只有一輪明月靜靜高懸於天際,看着手機上發來的信息,想起昨晚那女人在自己懷裡不安分的模樣,又想起她在病床上拉着他的手哭着求他救她的模樣……

漆黑的鳳眸閃過暗沉的光,喉結微動。

三爺?睡著了?

他許久未回信息,沈西忍不住又發了信息過來。

深沉的夜,總是帶着某種撩人心弦的曖昧。

墨司宴眯了眯狹長的眸,不準備再回復,沈西的信息又到了:可是長夜漫漫,我孤枕難眠那~~~

墨司宴躺到了床上,握着手機,不難想像沈西此刻是翹着嘴角,滿肚子壞水,像一隻狡猾的小狐狸,偏生那雙眼,又像是被山澗的溪水洗滌過一般,澄澈清亮,叫人討厭不起來。

他揉了揉眉心:說吧,你想幹什麼。

沈西眼尾一挑,倒是有些意外墨司宴的直接,還以為他要跟她裝傻充愣裝到底呢。

盯着他的信息,她原本玩笑的眼底,突然凝聚起暗黑的風暴,就像無盡的黑暗深淵,她想幹什麼呢,她想讓那些人統統去死!

但是她現在還不能啊!

墨司宴還以為沈西會要求他去收拾王大富,結果她發過來的卻是:我沒想幹什麼啊,我就是想三爺了~~~想謝謝三爺昨晚上又救了我一次……

墨司宴嘴角不由得露出無聲嗤笑:好,怎麼謝。

沈西:三爺覺得以身相許怎麼樣?

墨司宴:想做我女人?

沈西爽快又大方地承認:那三爺覺得怎麼樣?

墨司宴冷呵:不怎麼樣。

跟着又補了一刀:技術太差。

……

沈西氣得瞪着手機,恨不得穿過手機去掐死墨司宴:沒關係,三爺技術好就行。

墨司宴:讓你欲仙欲死叫爸爸的那種?

沈西看着墨司宴發過來的信息,又想起上次她和宋璃在醫院的對話,該不會這狗男人當時全聽到了吧?

啊,她還怎麼做人!

墨司宴看沈西在那邊寫了刪刪了寫,最終也沒有發信息過來,就知道她肯定氣得不輕,這樣一想,緊皺的眉頭都舒展開不少,竟然很快就睡了過去。*

昨夜睡得晚,墨司宴今早難得起得晚了些。

待他換好衣服下樓,已經是九點光景了。

陳屹站在樓下餐廳等他,似是等得有些急。

墨司宴調整了一下腕上的黑濯石袖口:「有事?」

「是的,醫院傳來消息,沈小姐被警方帶走了。」

墨司宴面色一凝:「什麼時候的事情。」

「一小時前。」

一小時前,那就是八點,等於警方一大早就到醫院拿人了,動作可真是更迅速的。

陳屹從墨司宴的臉上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