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閃婚了財閥大佬》[我閃婚了財閥大佬] - 第12章 要殺就殺

剛剛經過一場激戰,可此刻,他卻仍舊優雅的像是剛剛從宴會場中退下來,他整了整袖口處的鑽石袖扣,聲音一貫冷漠:「你要殺就殺,跟我有什麼關係。」沈西猝然瞪大眼!

這個該死的男人,她可是為了他才身陷險境的,他竟然如此無情,置她生死於不顧!

姜昆也沒想到墨司宴竟然是如此的態度,而且還一步步朝他逼近過來,他挾持着沈西連連後退,鋒利的刀鋒一寸寸割着沈西的細品嫩肉,有嫣紅的血液順着刀片留下來,在她雪白的脖頸上,觸目驚心的。

「墨司宴,你個王八蛋――」沈西咬牙切齒,環顧四周,突然抬起腳,狠狠踩在姜昆的腳背上!

她穿着尖細的高跟鞋,這一腳下去,用了十分的力道。

姜昆吃痛,手一抖,沈西還以為自己要交代在這兒了,不想側面突然飛出來一顆小石子,用力打在姜昆的手背上,他手一痛,長刀就掉落在地。

墨司宴長臂一伸,就將沈西拉到了自己懷裡。

沈西捂着流血的脖子,看着從側面衝出來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將姜昆制服在地,連帶着那些想跑的黑衣人,也全都一個不露的控制住了。

……

陳屹上前,揭開一個黑衣人的面罩,在他的後脖子找到一個紋身,抬頭看向墨司宴:「墨總,是洪老大的人。」

墨司宴目光暗沉,語氣淡淡:「既然洪老大不會管人,陳屹,把人管教好了再送回去。」

不知為何,沈西聽到管教那兩個字的時候,身體下意識瑟縮了一下。

「是!」陳屹應道,「那姜昆……」

陳屹的視線落在姜昆身上,剛剛還叫囂着的男人,一聽到這裡,突然又跪了下去:「三爺,三爺,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你再給我個機會,三爺――」

墨司宴沉聲道:「陳屹,好好照顧姜總!」

陳屹領命,立刻吩咐:「把人都拖下去!」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裏,清場完畢,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沈西不傻,這會兒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分明就是算計好了等着姜昆送上門來啊,而她傻乎乎的差點將自己小命給搭進去了,一想到刀子抹過脖子的涼意,她突然感覺脖子一痛,伸手一摸,頓時小臉煞白,啊了一聲:「三爺,好多血,我會不會死啊。」

他一低頭,就看到她脖子上的血還在流,滴在她的白襯衣上,就像一朵朵盛開在冰天雪地的臘梅。

有點刺眼。

他蹙了蹙眉,沈西就抬起一雙濕漉漉的氤氳了水汽的眸子望着他:「三爺,真的很疼……」

墨司宴極其寡淡呵了一聲:「自己趕着找死,能怪誰。」

他推開她就要走,沈西忍住了口吐芬芳的衝動,急忙抓住男人的胳膊:「三爺~~~我生是三爺的人,死是三爺的鬼~~」

墨司宴目光冷冷盯着她扒着自己胳膊的小手:「放手。」

這會兒的墨司宴,和早上對付姜昆那時候是一樣的,那冰冷的眼神像是像冷到沈西的心裏去,她笑的有些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