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閃婚了財閥大佬》[我閃婚了財閥大佬] - 第1章 墨家三爺

深夜,雲璽酒店一間套房內。

沈西跨坐在男人身上,輕柔的嗓音帶着溫存後的沙啞:「墨少……」

但男人並沒有接話,就這麼半靠在床頭,任由她發揮。

難道是對她剛才的表現不滿意?

「墨少……」沈西壓下心底的冷意,剛抬起纖細的手腕卻被他的鐵臂鉗制了。

力道之大,似要捏碎她的骨頭。

沈西粉白的俏臉一緊,還沒開口,房間內驟然燈光大亮,她撞進一雙漆黑深沉的鳳眸!

男人膚色冷白,五官深邃,狹長的眸子,宛若漆黑的夜幕,密不透風,眼底深處卻蕩漾着明晃晃的陰鷙與殘忍!

沈西驚得瞪大了雙眸,一股涼意從腳底竄起!

「你不是墨時韞!」沈西差點破了音,「你是誰!」

「你惹不起的人!」

沈西慌了心神,怎麼會,她明明把房卡給了墨時韞,所以黑暗中有人進了房她也沒有多想,可眼下,這個男人強勢深沉的氣息,高高在上,睥睨萬物的眼神,確實是她惹不起的!

一想到剛才的一幕幕還有自己此刻的姿勢,沈西便覺得餵了狗。

「放開我!」沈西快速的想要撤離,無奈雙手被人鉗制的死死的,任憑她怎麼掙扎,那男人都是紋絲不動!

不,不是不動的,感覺到抵着自己大腿的某個凶獸,沈西臉紅的快要滴出血來,是羞恥,亦是憤怒!

但她不能慫!

她低頭盯着男人的臉:「總歸你不是我希望的男人,就當我日行一善了,放開我,咱們兩清。」

男人冷笑一聲,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撬開她的牙床:「一邊想睡我侄子,一邊又爬上我的床,你有膽說兩清?」

沈西只覺得自己一張臉都要被捏的變形了,牙齒酸的厲害:「睡你媽的侄子,你侄子哪位啊!別得了便宜賣乖!」

她掙扎着,朝男人臉上抓去,男人頭一偏,長長的指甲在他的脖頸處刮出一道血痕。

男人轉過頭,目光陰沉的盯着沈西,涼薄的唇淡淡吐出三個字:「墨時韞。」

男人膚色冷白,那道長長的血痕猶如上等和田玉中沁着的血紅,充滿了禍人的妖氣。

墨時韞?墨時韞是他侄子?

沈西慢半拍反應過來,黑白分明的眸中映着男人那絕世的容顏,驚駭不已。所以這個男人是,南江隻手遮天的墨家三爺――墨司宴!

仿若一盆冷水當頭潑下,沈西霎時面色慘白。

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這些年她早已摸透。

傳聞中,聲名赫赫,生殺予奪的墨三爺,便是整個南江權勢的頂峰,誰也惹不得!

尤其此刻,這個男人修長如玉的五指慢慢往下,一把掐住了她雪白的脖頸,只要他稍稍用力,她便會香消玉損。

沈西從這個男人眼中看出了濃濃的殺意!

不,她決不能這麼死在這裡!

沈西在快要窒息前,利用另一隻沒被束縛的手,快速朝着男人的身下探去!

用力一捏!

男人面色突變,一把鬆開了對她的鉗制!

沈西顧不得喉嚨火燒一般的疼痛,踉蹌着朝床下跑去,但人還沒下床,腳腕就被人拖住,重重的將她摔回了床上。

「咳咳,咳咳――」肺部灼燒着,沈西眼冒金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