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給你下一碗長壽麵》[我去給你下一碗長壽麵] - 第8章

翅膀硬了?
活着不能給本座長臉,死了還要給本座丟臉!」
無人看到,賀重雲拿着鞭子的另一隻手微微發顫,背在身後像是急於隱藏。
剛才沈初晴跳下去時,他心裏竟閃過莫名恐慌。
但他怎麼可能會在意這個女人的死活?
他在意的,當然是自己的臉面。
沈初晴回以冷笑,滿目倔強:「讓我死在你平府,休想。」
忽的,賀重雲鬆手退後幾步,他的薄唇揚起一抹殘酷笑意。
「你的命,不由你。
你若再敢自殺,本座就讓整個沈家陪葬!」
說罷,賀重雲轉身,黑色披風在夜風中獵獵飛揚,像極了噬人的深淵。
沈初晴的冷然不屈頃刻流泄而光,癱坐在地。
這男人,總能輕易掐住她的軟肋。
麻木的走下望月台,像是個提線木偶。
落英苑。
沈初晴脫下鮮紅的嫁衣,丟入火盆。
只不過是再多熬一些日子,反正死亡也不遠了。
等到油盡燈枯的那天,賀重雲又能奈何?
隔日,鍾沛兒就大搖大擺的出現。
她站在院中,朝屋內喊道:「姐姐,昨日.你受驚了……」 她不懂,阿云為什麼要救她?
這讓鍾沛兒怨懟又莫名不安。
只有沈初晴死了,自己才能真的高枕無憂!
沈初晴一夜未眠的疲憊眼神迸射出怒火,重陽慘死前的畫面,反覆折磨着她,一幕幕揮之不去!
推開門走到鍾沛兒面前,一字一句問道:「為什麼要陷害重陽?」
「姐姐說什麼呀?
我一個弱女子,還能拿自己的清白做筏子不成?」
鍾沛兒摸了摸腹部,不動聲色算計着,「姐姐,不要說那些掃興的事了,聽說你和阿雲成親後遲遲沒有懷孕,今天我來,是跟姐姐分享分享,做母親的喜悅。」
她巧笑嫣然,倏地拉起沈初晴的手,去摸自己平平的腹部。
「姐姐,來,感受下胎動,這可是你一輩子都沒有的福氣……」 沈初晴沒懷過孕也知道此時不可能有胎動,況且她一點也不想碰。
「滾開!」
鍾沛兒倏然後退幾步朝後仰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