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給你下一碗長壽麵》[我去給你下一碗長壽麵] - 第7章

做鳥獸散。
沈初晴俯瞰着台下,看到賀重雲沉着臉大步邁上台階,她一動不動,神色空洞荒蕪。
賀重雲很快上來,咬牙道:「鬧夠了嗎?」
「你沒見過我穿嫁衣的樣子吧?」
沈初晴撫着牌位,不答反問。
賀重雲瞳孔狠狠一縮,看清她撫摸着的「夫君重陽之靈位」,恨不得抽刀把那塊木頭劈個粉碎。
「下來,別鬧了。」
沈初晴漸漸退到望月台邊緣,如血嫁衣被夜風吹起,濃艷妝容在夜色下,有種別樣的凄美。
「五年了,你終是不在乎……」 五年?
她說什麼五年?
賀重雲心口倏地像是被什麼蟄了下,這痛意,陌生得令他茫然。
有什麼在腦海閃過,快得來不及抓住!
「平大人……」 沈初晴心灰意冷,再也叫不出「阿雲」。
她的在所不惜,她的此生無悔,統統是一廂情願的笑話。
「我後悔救你了,真的悔了……」 賀重雲面龐更加冷硬,道:「本座也從來不是非你不可。」
三年前,他被對頭下藥,找了幾個染花柳病的惡臭妓.女。
恰好沈初晴誤打誤撞進了房間…… 她又是知府之女,不好打發,否則他怎麼可能娶她?
「在本座心裏,沛兒才是我的妻,唯一的妻!」
沈初晴心口一片平靜,也許連着心臟也被凍結了吧。
耳邊恍惚回蕩着重陽那句「下輩子,重陽希望自己不是這樣卑微的身份,可以堂堂正正守護着大小姐」,她輕笑。
「重陽,欠你的,我以命償……」 抱緊牌位,沈初晴朝望月台下縱身一躍,鮮紅的嫁衣飄散如折翼的蝶,直直墜落!
第5章 一輩子都沒有的福氣 「咻」的一聲破空而來!
沈初晴感覺腰被什麼纏上,懸空下墜的身子停住一瞬,然後猛地朝上而去。
雙眸睜開,自己已經落在了一個寬闊溫熱的懷抱。
旋即就被重重推開,單薄的背撞到望月台堅硬的石壁,痛得臟腑緊絞!
下巴倏地被捏住,對上賀重雲狠鷙如鷹隼的寒眸。
「沈初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