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給你下一碗長壽麵》[我去給你下一碗長壽麵] - 第6章

住。
重陽只來得及說出「賀重雲,你會後悔終生的」,便沒了知覺,如同垃圾一般被抬走,血一路蔓延。
沈初晴狠狠咬住賀重雲抓住自己的手,被他一巴掌扇開倒地。
「心疼了?
沒把你休了遊街示眾,是本座還要臉面。」
沈初晴臉色灰敗,她無聲慘笑:「賀重雲,休了我吧。」
賀重雲心頭的無名火越少越盛,面上越來越冷。
「背叛了本座就想一走了之?」
「你想如何?
也殺了我?」
賀重雲冷笑:「好讓你和他去下面做對鬼夫妻?
休想。」
沈初晴蒼白的唇微微上揚,不想解釋。
解釋在此刻,也沒了意義。
「沈初晴,你就老死在這落英苑吧。」
說完,賀重雲就帶着鍾沛兒,揚長而去。
沈初晴笑了,笑出了眼淚,老死?
她哪有這樣的好命?
可就算她身子寒氣夠重,也不想死在這冷冰冰的平府。
搖搖晃晃起身,回到屋內,沈初晴翻出自己珍藏的嫁衣。
當年賀重雲給她的婚禮,只是隨便拜了天地,嫁衣都沒讓她穿上。
現在沈初晴懂了,這件嫁衣,註定不是為賀重雲穿的。
驚鴻軒。
賀重雲不知道怎麼了,從離開落英苑開始,心裏就不踏實,莫名不安。
他蹙眉,很討厭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
「那女人安分嗎?」
須臾,錦衣衛回報:「大人,沈夫人不見了!」
深夜,望月台。
沈初晴抱着自己給重陽做的簡陋牌位,手腳僵滯着爬到最上面。
嫁衣下,是薄如紙的枯瘦身子,夜風拂來,似乎血液都要凍住,不再流動。
入夜後,人煙稀少,但因為沈初晴的穿着和舉動,民眾們舉着火把,提着燈籠,漸漸在望月台下聚集。
「喂,你這新娘子是要跳樓?
被夫君拋棄了?」
「夫君死了吧?
你瞧她懷裡抱着的,似乎是個牌位!」
「那這是殉情了?」
賀重雲趕到,聽到這些議論,握着綉春刀的指節咯咯作響。
錦衣衛們氣勢洶洶上前,圍觀民眾頓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