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 - 第9章 宋時樾究竟是何意

理不清那千頭萬緒,鹿筱柒便也不願意多想了。

總歸,他只能死在她手上,若是沒救了,便再給他多下一道毒,讓他臨死也撕心裂肺疼一下才好。

收拾妥帖精氣神,鹿筱柒在床前的小杌子上坐下,撈起宋時樾的手把脈。

須臾,盧鹿筱柒放開了宋時樾的手。

也不知這廝是幸還是不幸,這麼厲害的毒已經清除了。

可內傷外傷一大堆,不好好醫治,不好好養着,一個不慎也還是能送他去閻王爺那兒賣鹹鴨蛋的。

如實把情況稟報於師父之後,她還問了一句:「師父,若是治不好他,皇帝陛下會怪罪於您嗎?」

「雖說是不會,但是終究是你師叔跟前長大的孩子,你師叔託付到為師這裡了,為師既然有這能力,自當是要儘力的。」

聞言,鹿筱柒撇了撇嘴,看來是老天註定的。

那就等宋時樾那廝傷好了,師父和政宗帝交了差之後,她再動手。

殺人誅心呀,想想都刺激。

今夜已晚,明日一早她一定勸師父回宮。

宋時樾這廝不配得到師父的治療,為他解毒已是天大的恩賜。

最困難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剩下的,若是他的人不能做,那就是他命里該死。

到時,她來送他一程便是。

她一定會讓他做鬼都忘了她的「厚待」的。

她打開了門,瞬時一堆人摔了進來,她趕緊後退了幾步,免得被那些壓到。

那些人爬起來之後,都一臉祈盼地看着她。

看着那一雙雙亮晶晶的眼睛,鹿筱柒不想賣關子:「毒已經清了,但是內傷外傷嚴重,須得好好醫治,小心將養。」

眾人齊齊鬆了一口氣,神醫不愧是神醫,有神醫在,那些外傷啊,內傷啊,一定不是問題。

徐來上前拱手:「夜色已深,小的已經為小姐和神醫備好了房間,請跟小的來。」

万俟清風心中亂糟糟的,並沒有發現徐管家稱呼鹿筱柒為小姐。

而鹿筱柒心中也想着自己的復仇計劃,壓根沒發現師父失神。

兩人各自到了房中。

月倚西樓,四周靜謐,清風拂過,樹影婆娑。

鹿筱柒躺在床上,望着有樹影搖曳的窗扉,遲遲不能入眠。

也不知是否有意而為,徐來為她安排的房間,正是她以往所住的房間。

方才,她查看了一番,房間里的一切都未曾改變。

妝台上放着她慣用的銀梳,銅鏡擦得鋥亮,妝匣里放着她用過的首飾,她走之前拆下的玉蘭簪還是放在銀梳旁,連衣箱里的衣裳,都是她以往穿過的那些。

當初她留書出走,只帶了一些銀兩當做盤纏,其餘的皆未曾動過,如今全都好好的在這房間里,一絲未變。

宋時樾究竟是何意?

他不是愛慘了蘇知夏那個女人嗎?

不是要為蘇知夏清掃一切不開心的因素,連一個屋檐下住了十年的她都要趕盡殺絕嗎?

為何又將她住過的房間,保留得如此完整?

蘇知夏也能容忍他如此做?

當真是想不透!

折騰一日,又忙活了半夜,她困得厲害,很快便沉沉睡去。

一夜無話,鹿筱柒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