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 - 第8章 好厲害的毒

政宗帝請師父救的人竟是宋時樾!

不過想想也明了,那毒又豈是一般人能治的。

王府里的人求到政宗帝那兒去,有着大名鼎鼎的神醫在,不求他求誰。

師父並不知道她與宋時樾之間的事情,不然別說救他,說不得會立即衝進去讓他屍骨無存。

她也並不打算告訴師父。

聽政宗帝的語氣,貌似還挺重視宋時樾的,若是師父殺了宋時樾,豈不是傷了他與政宗帝的師兄弟情。

「小七,進去吧。」

「啊?哦!」

鹿筱柒收拾好心神,跟着進去了,見機行事便是。

她沒有發現,万俟清風看着景陽王府的牌匾時,也失神了片刻。

前面引路的,是景陽王府的二管家徐來。

徐來時不時回頭看鹿筱柒,確認了真是自己以為的那人,他的眸中有了欣喜。

三年有餘,小姐終於回府了!

小姐還帶着神醫來救王爺,王爺有救了!

雖已夜靜更深,可景陽王府里燈火通明。

下人們進進出出,忙忙碌碌,卻不見慌亂,連腳步聲都輕得幾不可聞。

鹿筱柒在這景陽王府住了十年,深知王府的規矩森嚴。

可一個個下人,在見到她的時候,統統都失了神,回神之時,卻又一個個眸中都有着歡喜。

她看得一頭霧水。

她的容貌與三年前並沒有多大變化,她也沒有刻意遮掩容貌,知道他們都認出了她。

可是,他們瞧見她,歡喜什麼?

宋時樾視她為恥辱,難道他府中的人不該與他一視同仁嗎?

當真是怪異!

徐來一路引着他們進了宋時樾的寢室。

站在房間門口,看着再熟悉不過的擺設,鹿筱柒腳下一頓,眸光晦暗,那些深埋心底的記憶涌了出來。

當年,她便是在這一間房裡,不知羞恥地揪着宋時樾的衣領,如**的魚兒承他柔水之歡,如今耳邊似乎還迴響着她當年那一聲聲幽幽的:「夫君……」

那也是噩夢的開始,如若當初,她稍微清醒一些,理智一些,對宋時樾的情意少一些。

興許,一切都不會發生。

万俟清風站在床前,看着床上躺着的男子。

待看清男子的面容之後,他斂下了眉眼,也不知在想什麼。

須臾,他轉頭吩咐鹿筱柒:「小七,你去看看,他的情況如何,小七……」

鹿筱柒醒神,發現師父正皺眉在看着她。

她趕緊應了一聲「是」,走到床前坐下,撈起宋時樾的手把脈。

宋時樾的情況較之早些時候,更加嚴重了,外傷,內傷,劇毒,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功夫,統統都成了徒勞。

他依然離死不遠。

她起身把情況詳細地稟報給了師父,隨後總結了一句:「若不解毒,救了也是白救,那毒,徒兒不識,也無法可解。」

「如此嚴重?竟還有你不識的毒,為師瞧瞧。」万俟清風也坐了過去,撈起宋時樾的手把脈。

越把脈,他的眉頭就越皺得深。

抬頭看着宋時樾與某人八分相似的臉,他心中思緒萬千。

景陽王所中之毒,乃人間至毒的陰毒。

這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