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 - 第5章 這就像是一場賭博

看着黑衣人手中閃着寒光的刀,鹿筱柒眸光陰冷晦暗,握劍的手,緊了緊。

黑衣人右手握刀,左手從後腰處掏出已經上了弦的弩箭,架在右手小臂上,瞄準了鹿筱柒,中間那人道:「把人交出來。」

「不交,你們當如何?」

她舉起手中的劍,冷冷睨着黑衣人。

她連明月皇朝的戰神都不畏懼,你們又算什麼東西,讓交人便交人?

這幾名黑衣人,一定是被她方才的大喊大哭吸引過來的,待會打起來動靜只會更大,說不得還會引來更多的黑衣人。

能將宋時樾的護衛殺得一個都不剩,還將他傷成這副模樣,鹿筱柒半點都不敢小瞧了這些黑衣人。

可比起追兵,她更擔心万俟瀾山。

黑衣人都追到這裡了,可他人呢?

莫不是已經出事了?

鹿筱柒冷冷睨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宋時樾,

若是師兄真有個好歹,她就把這廝給燒了,骨灰撒進骯髒的臭水渠里漚肥。

黑衣人聞言,相視一眼,眸光狠厲,黑巾下的嘴角掛着冷笑,指尖一動,弩箭紛紛射出,人也跟着一齊沖了上來。

鹿筱柒揮劍擋落弩箭,另一隻手一翻,寒光幾閃,銀針射出,逼退黑衣人,趁機抓起地上的宋時樾就往外沖。

「追!」

黑衣人追了上去。

「宋時樾,你這死豬真沉。」

鹿筱柒真想扔下他不管了,帶着一個昏迷不醒的人,真的比帶着一頭活豬還要沉。

她不僅要使盡全力扛着他,還要躲避追兵,更要沿路留意有沒有万俟瀾山的蹤跡。

一心幾用,真真是累呀!

逃了一會,突然,一支弩箭嗖的一下從她耳旁飛速而過,射中了前面的樹榦,驚得她微微瞪大了眸子。

天啊,好險!

差點就被爆頭了。

就算如此,她也沒有放下宋時樾,想都不想就往右邊逃去。

可一轉身,卻瞧見了右邊已經站着了一個拿着長刀黑衣人。

她甚至都能感覺到,那黑衣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

前有攔路狗,她不得不停下來。

原本的三名黑衣人,加上後來追過來的兩名黑衣人,立即將她與宋時樾包圍了起來。

鹿筱柒把宋時樾放在了樹下,握劍的手緊了又緊,嚴陣以待。

「格殺勿論。」

帶頭的人一聲令下,黑衣人一齊而上。

以一敵五,還要顧及黑衣人偷襲她身後的宋時樾,幾招下來,鹿筱柒雖然也殺了一人,傷了兩個人,可也明顯落了下風。

她心中暗暗吃驚。

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來路,武功竟如此之高!

難道,她今日真的要陪宋時樾這廝葬身在此處?

放屁!

她是來尋他報仇的。

她怎麼可能陪他一起死。

取出了師父給她的防身藥粉,緊握在手中,打算尋着時機撒出去。

打了這麼久,黑衣人也尋到了她的破綻。

三名黑衣人攻向她身後的宋時樾,逼得她不得不轉身對抗,剩餘的兩名黑衣人舉刀砍向了她。

若她救了宋時樾,自己必定受傷無疑。

反之亦然,她若自救,宋時樾便必死無疑。

沒有時間讓她猶豫,她拼着自己受傷,也要救下宋時樾。

無他,宋時樾這廝只能死在她手上!

千鈞一髮之際,樹梢颯颯作響,雪白的衣角翻飛,一名身材修長的男子從天而降。

尚未待她看清楚來者何人,就感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