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 - 第2章 重遇(2)

口鮮血,他咳嗽了幾聲:「請務必把我家主子送回景陽王府,定有重酬……」

話尚未說完,那頭的黑衣人便已經追了過來。

男子把懷裡的人推到鹿筱柒懷中,大喊一聲:「拜託了!」便跳下車去與黑衣人纏鬥在了一起。

重不重酬的,鹿筱柒並不在乎,她的注意力都在景陽王府四字上。

她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即把懷裡的男人翻了過來。

果然是宋時樾!

看着昏迷不醒的男人,那些過去讓她覺得幸福的,如今成為夢魘的,樁樁件件的過往,油然冒上了心頭。

她眸光陰冷,殺意騰升。

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萬萬沒想到,她不過一到京城附近而已,還尚未進城呢,就可以為死去的孩子報仇了。

老天爺還是帶她不薄的。

她的眸光冰冷,嘴角銜着冷笑,手緩緩伸向了宋時樾。

万俟瀾山雖未見過宋時樾,且此時的宋時樾一身是血,刀劍之傷縱橫全身,氣若遊絲瀕臨死亡。

半分沒有聲名在外,氣勢過人戰神的樣子。

不過,瞧着小七恨得兩眼通紅,還有她掐着宋時樾的脖子且愈發用力的手。

他略略一想,也能猜到是他了。

這些年,小七早已喜怒不形於色,能讓她如此失控的也就這一位。

緣分這東西,還真是奇妙!

祈盼白首不相離的人,面對面都不能相逢,恨不得此生不復相見的人,就是路過也能相遇。

眼瞧着,宋時樾就快要被鹿筱柒掐斷氣了,万俟瀾山趕緊開口:「就這樣殺了他,豈不是太便宜他了,你之前說的千刀萬剮,油煎火烤,你說的要讓他看着自己在乎的東西一樣一樣失去,只是說說而已?」

万俟瀾山的聲音讓鹿筱柒拾回了理智。

她也被自己的動作驚了一下,趕緊鬆開了手。

原來,自己竟恨宋時樾如斯,甚至都等不及狠狠折磨他,便想取了他的狗命。

「坐穩了!」

万俟瀾山突然出聲,手中的玉骨扇拍了一下馬兒。

馬兒踢踏着蹄子,加快了速度。

鹿筱柒轉頭望去,黑衣人已將方才那名男子殺死,全都朝這邊追來了。

究竟是什麼樣的敵人,才能把宋時樾傷成這副樣子?

要知道,他可是明月皇朝戰無不勝的戰神啊!

武功之高,不在話下。

而且,他的護衛個個武功高強,皆能以一當十,竟也死傷無數,被逼無奈將他託付給不過是路過的她,都顧不得她是不是與黑衣人是一夥的,或者是她有沒有能力護得住他?

黑衣人緊追不捨,時不時有弩箭射來。

鹿筱柒疑惑之餘,抽出隨身佩劍將弩箭通通擋落。

稍有空閑之隙,她還趁機踹了宋時樾一腳:「呵,本事不大,仇人還真不少。」

万俟瀾山回頭瞧見了她的小動作,忍俊不禁:「你再踢一下,他便真的死了。」

「死了便死了,我還巴不得他死呢。」

鹿筱柒厭棄地撇開目光,不欲再看宋時樾一眼。

「他死得如此輕鬆,真的就合你心意了?」

話落,万俟瀾山忙中偷閑從袖兜里取出一個小瓷瓶扔給她。

鹿筱柒接過一瞧,是師父獨創的金瘡葯,療效奇好。

她不解地看着万俟瀾山。

後者朝宋時樾抬了抬下巴,便又轉頭過去專心趕車了。

鹿筱柒摩挲着瓷瓶,斂眉思索,面上神情變幻,躊躇不決。

殺他,還是救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