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 - 第2章 重遇

政宗十七年,夏至,晴。

烈日炎炎,空曠的官道上。

一輛馬車慢慢悠悠地行駛着。

趕車的竟是一身白衣的翩翩公子。

瞧着不過二十三四歲的年紀,生得肌膚嬌嫩白皙,卻又不似病態般蒼白,而是如玉般溫潤,讓人看着舒服而心悅 。

他一手握韁繩,一手輕輕搖着玉骨扇,神態略顯慵懶。

偏頭瞧了一眼馬車內,亦是一副疲懶模樣的女子,男子問道:「小七,這眼瞧着便要到京城了,你可有一絲絲的近鄉情怯?」

馬車內的鹿筱柒熱得懨懨欲睡,聞言,抬了抬眼瞼,冷冷一嗤:「近鄉情怯?呵,哪來的鄉?」

話落,她又閉上了眼睛,只是心中卻再難平靜。

宋時樾,你可還好好地活着?

我回來報仇了!

你是否期待着?

三年前,她把死去的孩子送到景陽王府,卻遭宋時樾派來的黑衣人追殺。

老天垂憐,她命不該絕。

她被黑衣人打成重傷,僅剩一口氣。

黑衣人把她當成了死屍,扔在了亂葬崗里。

是師兄万俟瀾山苦苦尋找了一日一夜,才尋到她,將她救了回去。

師父和師兄日夜不眠地守了她整整三日,才把她那半隻踏入鬼門關的腳拉了回來。

若非如此,估計她早已成了一縷幽魂,屍首被野獸撕咬扯碎,嚼吞入腹了。

這三年來,她跟着師父學了醫術,跟着師兄學了武功,為的就是回來找宋時樾報仇。

透過微揚的帘子,看着遠處隱約可見的城樓,她心中難免激動。

孩子,你等着,娘親很快就會送那個人去陪你了。

万俟瀾山聽她的回答,不禁輕笑出聲,聲音清朗悅耳:「真是絕情的小丫頭,那畢竟是你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

話尚未說完,利器劃破空氣的聲音驟然響起。

万俟瀾山眸光一凜,稍稍傾斜了身子,手中的扇子往車廂里擲去,擋下了從車後飛射而來的一支弩箭。

他接住旋飛回來的玉骨扇,轉身看了一眼車板上被弩箭穿透的小孔,眸光暗了幾許,心中些許後怕。

瞧弩箭射穿的位置,若非小七方才是躺着而非坐着,不然此刻她早已被一箭射穿了腦袋。

手中的玉骨扇點了點鹿筱柒的額頭,眸中都是笑意:「你倒是睡得安穩。」

鹿筱柒淡淡開口,還是那一副惺忪的模樣:「不是有你在嗎?」

就這麼信任他?

万俟瀾山無奈微笑搖頭,探身望向弩箭射來的方向。

隱約瞧見有兩隊人馬正打得不可開交,人少的一方明顯落了下風。

他還未開口呢,就聽到鹿筱柒幽幽的聲音傳來:「別多管閑事。」

万俟瀾山挑挑眉,不管便不管,一揚韁繩,馬兒加快了速度。

他們雖不欲管閑事,可閑事好似並不想讓他們如此逍遙地走了。

倏然,啪的一聲巨響,車頂破碎,有東西砸進了車裡。

若非鹿筱柒躲得快,估計昨夜吃下肚的飯菜都能被砸出來。

馬兒受驚,嘶鳴一聲撒蹄子就狂奔起來,險些把好不容易爬起來的鹿筱柒給甩飛了出去。

幸得万俟瀾山技術過硬,才穩住了馬車。

對上万俟瀾山擔心的目光,她搖了搖頭:「我無事。」

兩人這才看向砸進馬車裡的兩個東西,呃……兩個人。

一人昏迷不醒,生死不明。

一人口吐鮮血,離死不遠。

「請……噗……」

尚清醒着的男子一開口就又吐出了一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