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我那身嬌體弱的夫君惹不得] - 第1章 寧願從未遇見他(2)

>

門房的聲音喚醒了鹿筱柒。

她抹去眼淚,輕輕搖了搖頭:「無事。」

望着頭頂上寫着「景陽王府」四個大金字的牌匾,她眸光晦暗,終究還是回到了這裡。

想到這府邸的主人,她便恨得渾身顫抖,一切的罪魁禍首就在裡頭。

若非想看看,他是否當真那樣絕情,她如何都不願回到這裡。

景陽王府前廳,景陽王宋時樾正端着茶杯喝茶。

知道她進來,他眼角都不抬一下:「既然已經走了,還回來做什麼?」

她回來做什麼?

她能回來做什麼!

鹿筱柒忍住要上去咬死他的衝動,把手裡的金絲楠木盒子輕輕放在桌上,手指顫抖地摩挲了一圈,心裏的酸痛難以掩藏。

須臾,她才轉頭看着宋時樾,揚起一抹帶着心酸的冷笑:「我不過是來還從王爺這裡拿走的寶貝。」

宋時樾聞言,端着茶杯往嘴邊送的動作頓了頓,眉頭微微一皺。

繼而,他淡淡道:「不需要,給出去的東西,本王從不收回。」

「王爺就不看看裡頭是什麼?你就這麼厭惡我,甚至連給了我的東西都一同厭惡?要知道,我曾視他等同我的命。」

眼前的男人卻讓人奪走了她的「命」,讓她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活着。

宋時樾這才抬起頭來,睨了她一眼,又掃了一眼桌上的金絲楠木盒子。

不過僅是一瞬,目光又移回了茶杯上,他仍舊捏着杯蓋輕輕地刮著,自始至終也未見他喝過一口。

他淡淡地吐出了兩個字:「不必!」

「呵呵,好個不必,宋時樾,我算是看清你了,這個還給你,算是還了你多年的照顧之恩,只是希望你不管多厭惡我都好,還請善待他,至少……至少請不要隨意丟棄。」

說罷,鹿筱柒不舍地看了一眼桌上的盒子,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身後傳來了茶杯落地的聲音,還有下人驚慌失措下跪請罪的聲音,鹿筱柒全然不聞。

鹿筱柒拒絕了門房安排的馬車,只是精神恍惚,漫無目的地走着。

雪花落滿了她的肩頭,天氣很冷,卻冷不過她的心。

「她在這。」

一道粗獷的男聲喚醒了鹿筱柒,抬頭望去,卻見一排的黑衣人提着刀站在前面不遠處看着她。

看樣子竟像是找她多時。

她尚未反應過來,他們便沖了過來,她反手拔下頭上的發簪,擺出迎戰的姿勢:「你們是何人?」

領頭的黑衣人冷笑一聲:「你得罪了誰,你還不知道嗎?主子說,你活着,便是恥辱。」

恥辱?

是宋時樾派來的!

她活至今日,接觸到的人寥寥無幾,仇恨大到要取她性命的,僅有宋時樾一個。

鹿筱柒腳下一軟,險些摔倒。

他就這麼討厭她?竟視她為恥辱。

看來宋時樾真是愛慘了蘇知夏那個女人,竟為了那個女人掃除了一切可能會讓那個女人不高興的因素,殺了她的孩子還不夠,還要連她都殺掉。

直到這一刻,鹿筱柒才徹底醒悟,她這十年的真心真真是餵了狗。

他要她死,她偏不如他的意,握着銀簪的手緊了緊,奮力迎戰。

可惜雙拳終究難敵四手,在殺了五個黑衣人之後,鹿筱柒已經挨了十八刀,被一腳踢飛,落在了一處屋頂上,又滾落下來,重重砸在了雪地上,震起了一圈雪花。

一口鮮血噴洒而出,灑落在潔白的雪地上,宛若開出了一地的紅梅,刺目,妖艷。

「宋時樾,我恨……」

一句話未完,鹿筱柒頭一歪,昏死過去。

一名黑衣人提着刀,一步一步朝她走來,刀身寒光流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