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成為玄門頂流》[我靠直播成為玄門頂流] - 第7章 被石錘了

「血光之災??」

杜坤才因有桃花運高興了兩秒鐘,就被這個消息砸得暈乎乎。

他先是覺得荒謬,但想到江離算命的神跡又恐慌起來,心道:這種天選之事還是降臨在他頭上了嗎?!

下一秒他陡然清醒,意識到什麼瞪大了眼睛:「大師你是說明天?!」

「沒錯,劫點顯示就在明天。」江離點點頭,「你有照片嗎,現在發給我,我需要一些和你有直接關聯的東西看看具體情況。」

「有有有!」杜坤慌忙發了一張過去,心中忐忑。

拿到照片後,江離私信了一下導演組,問節目組有沒有打印機能把照片印出來。

攝影棚中的李成神情複雜,他一直在關注江離的直播間,聽到要求後立即安排人去打印。

待照片新鮮出爐,江離正回答彈幕問題:「……我只是用術數推演出了他的禍福,屬於命理手段並不是什麼預知,像《推背圖》中所記載的就是類似的推演手段。好了,照片打印出來了。」

他接過相片,將其緊緊貼合在兩掌之間,雙眸微閉,半晌後睜開,道:

「你明天應該有一場非常重要的機遇,這是你命運的轉折點,也是你的劫點。你一切美滿的人生都基於渡過這個轉折點,但是很可惜,我感覺到的結果並不好。讓我再看一下。」

江離將收起的銅錢取出,拋了三次,直播間的人都能看到三次結果都不好,兩次全是陰面,一次是兩陰一陽。

「嗯,的確是上凶之兆,之所以不是大凶,是因為這個劫難並不會要了你的命,只會讓你殘廢。你明天的機遇應該是某種高強度、容易碰撞受傷的運動吧。」

只』會殘廢???

杜坤臉色徹底僵了,連嘴唇都有些發白,見他這副樣子,原本都不相信的觀眾也心中打鼓,不會是又算準了吧?!

「是、是這樣的……我是市籃球隊的成員,明天是省隊的選拔賽,如果入選成功了就能進入考察名單、成為專業運動員。」杜坤說。

「那錯不了了。」江離收回銅錢,「你最近是不是鼻子、山根和眉心總是長痘,這一片地方是命門和疾厄宮,最容易藏污納垢堆積鬱氣,命門生瘡轉角受傷,說得就是這個意思。」

杜坤想到自己昨晚才擠掉了的幾顆痘痘,都要哭出來了。「大師,你幫幫我吧,我不想當殘疾啊!」

他是頗有天賦的體育生,不然也不會年紀輕輕進入市隊,又想當運動員,要是身體有殘一輩子就毀了!

江離道:「避開明天的比賽,這個劫難便自然消失了。」

「可……可那是選拔賽。」

像這種晉陞的機會本就難得,這次錯過了不知道下次是什麼時候;

並且自己的老師兼教練很看好自己,極力推薦給了自己名額,如果他用這種玄乎得有些可笑的理由浪費名額,老師一定會很失望,就算還有機會也一定不會推薦自己了!

一邊是前途,一邊是健康,杜坤陷入糾結痛苦中。

【身體最重要啊小甜哥,你家裡這麼有錢,回去繼承家業也行啊。】

【不是,對於一個體育生來說成為運動員是多重要的事啊,以後可能還會為國出征前途無量,他江離說人家要出事就出嗎?我鼻子上也經常有痘,我也沒殘廢啊!】

他神情掙扎,「江大師,真的沒辦法消除嗎?」

江離搖搖頭,「劫數就在那裡,如果踏上就一定會顯現。」

若是全盛時期的他倒真的能消除此劫,但他繼承的這具身體實在太廢了,最多能使出全盛期的三成水準,還是大凶絕運體,的確拿不出那麼多靈氣給別人消災。

但他對這小男生的感官還不錯,也不是不能幫一把。

彈幕有一條蒙對了,他卜卦時發現,這個杜坤十分微弱的、可能有的那一種命運軌跡,確實是會成為一名極佳的籃球運動員。

他會晉陞到國家隊、會打入世界賽,到時候對本國的國運也有一絲絲微弱的加持作用。

就衝著這一點,江離還是道:「這樣吧,今天節目錄完後你來私信我,我用別的方法給你改點運。」

杜坤灰暗的眼睛瞬間亮了,彷彿又看到了希望,「謝謝大師!那我就在直播間蹲着了!!」

——

兩次直播互動結束後,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上午沒有別的拍攝任務了。

導演組的人在耳麥中詢問江離要不要再和觀眾們多聊聊,因為他直播間的熱度非常高,已經破三十萬了,比熱度第二翻了個倍還多的多。

這檔玄學節目採取的是淘汰制,每期節目至少淘汰一人,而選手直播間的熱度在評判標準中佔據大頭;

畢竟節目也是需要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