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成為玄門頂流》[我靠直播成為玄門頂流] - 第4章 直播開始

江城青山區,《玄靈》節目組的工作人員正在調試收錄設備,為即將開始的直播做準備。

負責搬運雜物的助理聽着不遠處導演的怒吼聲,壓低了聲音問旁邊人:「李導今天吃火藥了?剛剛我就不小心絆了下接線,被劈頭蓋臉一頓罵!」

同伴道:「哎,還不是因為那誰中途被林製片塞進來的事,李導已經氣了一星期了,誰讓你運氣不好,撞槍口上了!」

《玄靈》這檔節目形式非常特殊,採取邊錄邊播實時反饋的形式,每隔七天錄一期,這中間的時間既是讓選手休息調整,也是留給節目組進行剪輯。

第一期節目中,節目組已經從參加海選的幾百位奇人異士中,選出了十名正式參賽選手。

誰知剛剛錄完,就有一人出了意外不得不退賽。

李導本打算在其他海選淘汰的人里挑一個頂上,可製作人為了把節目熱度炒得更高,塞了個江離進來。

就為這,他已經發了好幾天的火了。

助理撓撓頭道:「至於嗎,那江離長得那麼帥氣,熱度比一般二線明星還高,能讓節目更火不是挺好的?」

同伴道:「你個新人懂個屁,這男的脾氣大還愛耍大牌,到時候苦得還不是咱們這些小嘍啰。」

話沒說完,便被攝影棚里的導演呵斷:「那邊兩個站着幹嘛呢?當雕塑啊?!」

李成吼完,兩個工作人員縮着腦袋散開了,但他心中更加煩躁。

《玄靈》是他原創的想法,但他並不是什麼大導演,一開始沒關係也沒錢,迫不得已才和林航這個製作人合作。

林航此人根本就不信玄學,他為了流量熱度,在前兩季搞了很多低俗情節。但節目的確火了,也拉到了很多贊助商賺了個盆滿缽滿。

李成不一樣,他做這檔節目的初衷就是為了宣揚、證明玄學;

以前是沒錢做不了主,現在有錢了他就想好好拍。

他花了半年時間找奇人異士、找靈異事件和素材,想打造一季真正的玄學綜藝!

誰知節目剛開播,林航又一次為了博眼球塞了個江離進來,還滿不在乎的說:

「哎呀老李你就是太死板了,沒有看點,哪個觀眾和贊助商會支持你的節目?」

這幅態度把李成氣得幾天沒過舒坦,連帶着對那江離的感官,也降到了低谷。

副導說:「李哥,距離正式開播時間還有二十分鐘,各個直播間已經啟動了,觀眾們正在湧入。」

李成湊過去看了一眼,兩台主控器屏幕上已經跳出了十個直播窗口,因為攝像頭還沒開,畫面還是黑的。

得益於《玄靈》前兩季積累的諸多觀眾,以及吃瓜路人和江離的黑粉,三分鐘內每一個直播間內的人數都突破了一萬。

尤其是掛着江離大名的直播間,人數直往六位數飆,每過幾秒鐘就多出幾百上千人,黑漆漆的直播間上方,評論刷得熱熱鬧鬧。

【來了兄弟姐妹們?瓜子飲料都帶好,又到了每七天一次的『文明觀猴』節目。】

【為了罵江離特地下的軟件,看看他今天能鬧出什麼幺蛾子!】

【啊……評論區好亂啊,怎麼都在罵這個選手?】

【各家有仇的報仇啊,只要你討厭江離,別管咱們是不是對家粉,今天都是親姐妹!】

【這是破相了帥哥人設做不下去了,跑來營銷倒霉體質、霉神人設了?】

【主播人呢,出來挨罵呀,之前黑蘭蒼的時候不是挺不要臉的么?我鍵盤已經準備好了。】

【……】

播了兩季,工作人員們對自家節目也有了一定了解,雖然罵的人很多,但也有很多看戲玩梗的以及看樂子的人;

然而像江離直播間里這種,一開播沖就進來小十幾萬人、一水兒的辱罵的情況,他們還真第一次見。

副導愣了片刻,問道:「李哥,咱們要不要控制一下評論?設置一下過濾詞什麼的……」

李成語氣冷淡:「不用。」

不是想要熱度么,人家經紀人都親自打電話過來,說不用特意照顧;

他巴不得這江離多看看彈幕,受不了就自己退出。

「好吧。」副導覺得這男藝人也怪慘的,任誰一低頭就看到滿屏的罵語都會崩潰吧,「還有十分鐘節目正式開播,要不要再給他打個電話?」

李成心中不愉,『第一天上節目就遲到耍大牌!』

「誰負責聯繫江離的,人怎麼還沒到?」

負責的女生道:「大概半個小時前我就打給江老師了,他當時說已經快到錄製現場了,我再給他打個電話。」

拿出手機的她呆住了,「江老師說他、他……」

「那個,導演好?」一道悅耳男聲忽然在眾人身後響起,他們一扭頭,便看到兩個身穿運動服套裝、戴着帽子口罩的男女站在攝影棚不遠處。

前面的人穿灰色套裝,看起來大概一米八,他只露出一雙眼睛,他的眼睛看起來沒有一絲一毫的修飾,但是細看之下,他的眼睛如湖水般清澈見底、如皓月般皎潔明亮。

哪怕沒看到臉,所有人也篤定,這是個帥哥。

「你們似乎在找我?」青年摘下口罩露出全臉,「我是江離,這位是我的助理小周。」

小周緊張鞠躬,「導演好!」

負責聯絡的女生吞咽一下,把手機往李成的面前遞了遞,「李導,江老師二十分鐘前就給我發了消息,說他已經到了,我當時沒看到,對不起對不起!!」

江離:「不怪她,是我看各位都在忙着,也還有點時間,就沒有貿然打擾。」

李成看着面前帶着笑意的男生,心情十分複雜,一張老臉有些燒的慌。

要是他沒看錯的話,這兩個男生確實在附近呆了有段時間了,一直在幫忙搬些小型設備,誰能想到這竟然是網傳次次遲到的江離?

附近的工作人員也一臉震驚,而後有些尷尬。

他們中有不少人剛剛居然在正主面前,聊他的黑料和八卦,結果人家江離就在旁邊聽着。

李成輕咳一聲,「小馮你帶她去她的直播室準備吧,第二期內容你都清楚吧?」

江離點頭應道:「我看過台本了。」

李成:……

「……房間里的攝像頭都是定時自動打開的,你要有化妝需求就抓緊。」說完,他便背着手走進了攝影棚。

「謝謝導演。」

——

進了單獨的房間,助理小周才鬆了口氣,從包里拿出紙巾和水放在桌子上。

「**擦擦汗,要不要補一下妝?」

江離把帽子口罩都摘了,抬眼勾了下唇角,「辛苦你了。」

這一下把小周都看愣了,近距離看時才能直觀感受到江離的皮膚有多好;

他似乎就沒上妝,但依然白得通透發光,一點毛孔都看不到,哪怕額間有一塊疤痕,也並沒有破壞這份俊美之感。

「不、不辛苦,這是我該做的。」

小周並不是專業助理,她是半個多月前才應聘進公司的實習生,培訓只上了三天,便忽然接到命令要去江離的身邊。

經紀公司是八卦傳播最快的地方,也是最捧高踩低最勢利的地方。

剛接到調任,身邊的人便給她講了一籮筐江大公子的脾氣有多差,多難伺候,甚至說他會打罵助理,言語間都是同情和看笑話,這讓還是實習生的小周非常恐懼。

但相處了半天后,她眼裡只有:**好帥好溫柔,娛樂圈謠言果然恐怖如斯!!

等房間里的工作人員都出去了,小周才小心翼翼問道:「**,他們這樣說你,你都不生氣嗎?」

在外面聽着那些人八卦也就罷了,結果一進直播室,屏幕上都是黑粉發的污言穢語;

她看着都生氣、想上去和她們理論,**本人得多鬱悶啊!

「沒什麼好生氣的,謠言和口舌自古以來都存在,只要喜歡我的人相信我就可以了。」

這話說完江離頗為滿意,作為一個責任心極強的人,雖然他不喜歡當藝人,但本着對這個職業和粉絲的尊重,還是很敬業地看了兩本『藝人話術』書。

小周聽了果然更心疼了:「我相信**,她們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笑眯眯道:「是啊,活着的時候挑撥離間、誹謗多言,死後是會被小鬼拔舌的,等被打入拔舌地獄後,她們肯定會後悔的。」

……

她怎麼覺得舌頭有點緊。

「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