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成為玄門頂流》[我靠直播成為玄門頂流] - 第3章 功德與機緣

第三章 功德與機緣

電梯門閉合後,狹小的空間內泛着幽幽白光,『滋』得一聲,燈光晃了一下。

「老太太跟着我幹什麼?」江離睜開雙眼:「你不該停留陽間,是時候去投胎了。」

本該僅有他一人的空間里,還有一個臉色蒼白的老太太,灰色錦衣上有一大灘暗紅色乾涸的血跡。

這是只新死的亡魂,生前應該品行不錯,做過不少好事,身上竟有一絲功德之力,因此魂體比一般的鬼凝實許多,跟在於秋紅身邊。

身為玄門之主,江離平生最愛多管鬼事,曾經為了一隻和自己毫無干係的鬼王跑了三年。

他本打算直接渡了這亡魂,將它送入地府,卻發現對方主動跟上了自己,心中有些好奇它想做什麼,便任由它進了電梯。

老太太啞聲泣道:「大師,你能看到我對吧大師?!我求求你,幫幫小紅吧!」

江離稍一卜算,便摸清了它的身份。

這鬼魂和於秋紅屬於祖孫關係,死後因為執念過深,沒有立即去投胎,而是盤踞在醫院,想見孫女最後一面。

鬼屬於陰靈,對死氣、霉運這類東西感知很靈敏,一看到於秋紅,它就發現自己孫女竟也一臉陰氣!明顯是被人害了。

「我拒絕。」電梯門打開,江離抬腳往外走,「老太太,我這個人向來不插手陽間的因果,所以我幫不了你。」

「你、你不是大師嗎,怎麼能見死不救?!」

江離腳步一頓,笑容不達眼底,「玄師怎麼了,玄師也是人,你既然已經成了鬼,有些天地法則應該都清楚了,憑什麼要玄師有求必應?」

老婦底氣不足,死後變成鬼它才知道有天地法則的存在,像那些能通靈、算命的玄師,其實都有五弊三缺等問題。

這是因為他們泄露了天機,是法則在制約他們,越是多用能力這些弊病就越嚴重,否則沒有制約了,玄師可以用能力隨意屠殺欺凌普通人,那世界就亂套了。

江離前世雖出山不多,但見慣了擺弄術法的玄師,他們大多為了錢和名利肆意妄為、助紂為虐,一身弊病後又企圖用陰邪手段逃避。

也有一大把人為了各種**,求助玄門手段……如此等等層出不窮,人的**永遠也填不滿。

總之他不是法則也無法抵消因果,只有自己的一套標準

「你還想再看看孫女就抓緊時間,就算你本身沒有害人之心,但若是衝撞到八字輕、氣運弱的人,還是會給別人帶來無妄之災。」

「若是企圖違背規則滯留,我就要親自超度你了。」

老婦沉默良久,摸了**口,一絲金光被它扯出,頓時它的魂體便虛弱許多。

「大師,我願意用這個同你交換,她還那麼年輕那麼有前途,不該被人害命啊!」

「只要您願意,我保證馬上去地府絕不逗留。求求你救救她吧」

「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么,有了它你可以直接投胎於富貴安穩人家,下輩子衣食無憂,為了前世塵緣,值得么?」

江離這樣想道,功德金光,有些人做一輩子好人好事,或許也只能得到這一縷,非常珍貴。

除此之外對玄師修行也大有益處,有了功德就可以抵消部分弊缺,讓修為更精進。

「值得的,我絕不後悔。」

「行,這功德我收了,誰讓我這人沒法放任鬼魂不管呢。」

江離咬破了指尖,道:「我會替於秋紅消除此劫,保她性命無憂,自此之後錢貨兩訖——約成。」

話語落下一顆血珠便在半空中形成一個神秘符號,印入她的眉心,同時那老婦手中的功德金光也飛入他體內。

這讓江離原本還有些泛白的臉色,肉眼可見變的有氣色了。

老太太擦了下眼角,沖她鞠了一躬。

因為執念消散,又沒了功德護體,很快地府的勾魂使便感應到了,一扇陰氣森森的古銅大門在醫院門口陡然浮現,門身黑紅布滿繁紋,高達五米。

緩緩打開後,門內陰氣森森,還有些若隱若現的嘶吼聲傳出,一股股陰氣從中彌散開來,此時正值中午,頭頂烈日當空,可醫院門口來往的人卻覺得周身泛着冷氣。

一名渾身白袍、頭戴高錐白帽的陰使從中走出,官帽上寫着:『一見生財』。

它感應功德之力親自前來,誰知見到這老鬼後,發現它魂體虛弱功德消失,登時一雙細長眉眼掃向江離,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他眉心的『契印』,暗自心驚。

這種古老的契約法陽間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