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直播成為玄門頂流》[我靠直播成為玄門頂流] - 第2章 決定參加

第二章 決定參加

病房內的江離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聽着腦海中器靈氣得跳腳。

今天是他出院的日子,距離他蘇醒已經過去了一周,期間錢來再也沒來過。

反倒是器靈沿着網線,潛入了他所在經紀公司的大小內部群,從閑聊八卦的工作人員那裡拿到了不少一手資料。

這些日子對於網上的種種流言,錢來既沒有做澄清公關,也沒有讓公司旗下的水軍引導節奏;

一時間『江離去世』、『江離毀容』、『二線男星作惡遭報復』等等,各種真假消息滿天飛。

除此之外,所有人都知道錢來還以他受傷為理由,把原定他的封面拍攝、秀場和紅毯,直接挪給了自己手下正在捧的新人:蔣子文。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這是要冷藏江離。

器靈:「錢來這人也太噁心了!他還去找了馮導,想把你的男二號換掉!!」

江離出事前剛剛進組,他飾演《傾城傳》中的男二號:長孫越雲。

要知道這部劇的原著是大熱小說,大咖雲集,更由名導親自操刀,按理說江離是怎麼也高攀不上的;

偏偏他有一張俊美絕倫的臉蛋,而長孫越雲則是文中的第一美男,這才讓他拿到這個角色。

但因臉上破相,最終這個角色卻將換成了蔣子文,成了對方平地起飛的跳板。

江離語氣平靜,「這麼生氣幹嘛,這些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按照原本的發展,他會因為毀容眼看着屬於自己的資源一點點被新人搶走,心中不甘。

會為了攢錢做整容手術,不僅三無產品的代言和廣告都接,還經常碰瓷各路明星、造謠辱罵主角博取流量,成了人人喊打的臭蟲。

好不容易湊齊了錢上了手術台,最終卻手術失敗,傷口惡化毀了容,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徹底崩潰的他會從高樓上一躍而下,結束身為廢物炮灰的一生。

「**,我帶你過來已經耗盡了能量,現在就是個無力改變什麼的小器靈,但不管怎麼樣,我和你可是統一戰線的!」

說著,它把搜集到的資料都傳送給江離。

裏面有不少錢來和他人的聊天記錄,比如他和某已婚的十八線藝人**,用小號咒罵某歌星、請水軍等等。

器靈:「咱們要不要把這些公開,讓大家看看他的嘴臉!」

「沒必要,也沒有用,這些聊天記錄只能證明他是個爛人。」

江離道:「錢來是一個幕後經紀人又不是明星,就算私德有虧頂多被網友罵一罵,哪怕是被公司辭退了,他避避風頭還可以去做別的。」

「那怎麼辦啊?難道任由他針對你嗎?」器靈有些不甘。

「不用擔心,天地輪迴皆有因果,時機到了自然會收拾他。」

器靈連連點頭,「我相信**!」

就在這時,江離放在一旁播放綜藝的手機中,傳出陣陣奇異怪叫。

只見屏幕中正在播放的是一名衣着又紅又紫、大袖長擺的中年男人,他蓄着長發,雙眼瞪大昂着頭,手裡舉着一柄劍來回蹦跳;

怪叫聲就是從他口中傳出的:元始洞玄,靈寶本章。上品妙首,十回度人。百魔隱韻,離合自然。混……』

彈幕評論很熱鬧,都是嘲笑和唾罵。

【這是在幹什麼?跳大神嗎??有點辣眼睛啊。】

【笑死了家人們,剛剛某度搜了一下,這大師唱的是《度人經》】

【這垃圾綜藝每一期都能刷新我的三觀,我現在還在外放他忽然鬼叫,尷尬得我腳趾頭扣出一套四合院了……】

器靈語氣複雜:「……**,你真的要參加這個節目嗎?」

江離正在看的節目,是一檔玄學綜藝,名叫《玄靈》;

他馬上要前往節目拍攝地,空降為新的常駐嘉賓。

這檔節目打着研究玄學、直播通靈的噱頭,選了一批自稱精通玄學的奇人異士,在節目上直播鬥法、處理各種玄學靈異事物。

因為是有史以來第一檔玄學綜藝,節目一開播便引起了大量關注,熱度力壓各大老牌綜藝,如今已經開辦了兩季。

第三季剛剛播出一期,相關熱搜便上了好幾個。

但這個熱度完全是被罵火的。

過往節目中的嘉賓千奇百怪,群魔亂舞醜態百出,一個個都號稱有陰陽眼、能通靈請神,結果背景被網友扒得一乾二淨。

有一個月前還在橫店當群演的,有無業游民,有賣豬肉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