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拆了一個億》[我家拆了一個億] - 第二章 咱家拆遷了!

”咱家的地?拆遷?爸,咱家哪還有地啊,我當初念大學的時候,跟二舅借錢,不是早就把那一畝水田給抵押出去了嗎? ”毛小虎疑惑道。

”什麼抵押不抵押的,那一畝水田算個球啊,是村後面的那個手套廠!哎呀,電話里也跟你講不清,總之你回來就知道了。晚上之前一定要到家啊,買不到火車票,就給老子打車,多少錢我都給你報了! ”

”哎,不是爸…… ”

毛小虎這邊還沒反應過來呢,爸爸急吼吼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打車回來?

從念書的省城到家鄉岩台少說也有兩百多公里,打輛的士回來還不得四五百塊?爸爸這是瘋了吧!

毛小虎覺得這事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啊,怎麼爸爸平時那麼勤儉摳門的一個人,一塊錢恨不得掰成兩塊來花,去趟縣城還得走路過去,就為了省兩塊錢車錢的樸實農民,到底是受什麼刺激,四五百塊錢的打車錢說花就花,連眼睛都不眨?

難道家裡真的拆遷了?二舅家把那一畝水田給還回來了?還有那手套廠,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當初不是村裡集體出錢建的嗎,現在拆遷了跟咱家又能有啥關係呢?

帶着一肚子的疑惑,毛小虎去火車票買了最早的綠皮車票,沒有座位,站票,擁擠的車廂里要呆三個小時才能到家,不過這都是小意思了,以前哪次上學放假回家不都是這樣過來的呢。

當然,走之前他還是去店裡把蛋糕和項鏈給打折退了,畢竟能少損失一點是一點,家裡萬一以後急用錢的時候,父母身體都不好了,還能多少分擔點。

一路的顛簸,下了火車後,毛小虎又轉乘汽車到了鎮上,後來天黑了,沒有中巴車了,他索性就在漆黑的鄉道上走着。

等步行到村子的時候,已經是夜裡十二點多了。

讓毛小虎意外的是,此時爸爸媽媽居然站在村口,正搓着手,一臉興奮的等着他回來。

”我操啊,死孩子,不是讓你打車回來嗎,咋又去擠火車了,省那點錢幹啥! ”爸爸上來就重重的拍了一下,然後給了毛小虎一個大大的擁抱。

”回來的這麼晚,可想死我了!兒子啊兒子,以後咱們可不用受這份苦了,以後我們是有錢人了! ”

”有錢人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爸,媽,你們之前說咱家的地要拆遷了,咱家的地不是給二舅了嗎,還有村後面的那個手套廠,跟我們家到底有什麼關係啊? ”

”你別急,先走着,我帶你去看看。 ”

領着村裡走的時候,父母二人就斷斷續續的跟毛小虎講述起了這幾年家裡發生的變化。

原先村裡有一個手套廠,幾間廠房,可後來互聯網經濟興起,效益不好,就給關閉了,這些年閑置着雖然沒倒閉,但早就不生產了。

早先爸爸是給手套廠看大門的,但因為毛小虎早年生過病借了不少外債,加上又出去念大學,家裡的房子和地都給賣了,全家人沒地方住,就搬到了手套廠里,在廢棄的廠房裡,種種菜,養豬養雞,加上國家發的低保金,生活勉強過得去。

兩年前,村裡人口普查,上戶口的時候,家裡沒房沒地,地址就給上到了手套廠。

誰能想到啊,當時就這麼一個小小的細節,現在竟成了改變人生的神來之筆。

這才過了多久啊,之前一直無人問津的手套廠,現在竟然成了人人眼饞的香餑餑了。

現在國家要建高鐵拆遷了,因為有工期有任務,也沒工夫去管當初的那些產權的糾紛,這次的拆遷完全就是按照戶口去拆,你戶口在哪,這地方就歸你,拆遷款就是你的。其他的都是瞎扯淡。

其他人家裡有房有地的,都是按照農業用地,一畝多少多少錢去算,但這好歹也是個手套廠啊,雖然廢棄了,但當初拿地的時候,村裡可批准了工業用地,於是按照標準,一平米一萬五了,一共十畝地,差不多6000多個平方,所以全部算下,拆遷的補償款就是一個億!

這簡直比中了**還要開心啊,其他人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