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愛着你》[我,還愛着你] - 9.我只要錢

  當我趕到醫院的時候,正好見到那幾個醫生、護士又擋在我媽的病房前。

  我顧不上去管他們裏面究竟又有什麼糾紛,連忙喊道:「我將錢帶來了,快給我媽手術!!」

  那幾個醫生、護士明顯也是見錢眼開的,當確定完我確實有付手術費的能力後,頓時一個個笑臉,變得很和氣,完全看不出先前那般處處為難的態度。對此,我也只是咬緊嘴唇,沉默下來。

  不過依稀間,似乎聽到幾個小護士私底下在偷偷議論着什麼。

  「你說她這一晚上去了哪裡?竟然能拿來這麼多錢,不會是偷的吧?」

  「偷?看她那模樣,我覺得更像是出去賣吧?」

  「你們注意到沒有,她脖子上那個痕迹……」

  我悚然驚醒,連忙小跑着到醫院的洗手間,果不其然,在我的脖子上正有一個清晰的草莓印記。

  「霍承宇!!」我咬緊牙關,連忙又從包里拿出遮瑕霜,將其遮蓋上。

  重新在洗手間的鏡子前確認好,自己身上受傷的肌膚都給擋嚴實後,便是重新出來。

  這時候,我媽已經被送進手術室準備動手術了。

  想來也是,原本所需要的心臟移植器官,早就準備好了,所欠缺的不過是錢而已。

  如今錢到位,自然是一切水到渠成了。

  我有些焦急地在手術室的門口等着,忽然聽到旁邊傳來的爭吵。

  沒過多久,幾個護士慌不迭地來到我面前,讓我過去一趟,說我弟弟又闖禍了。

  我腦袋一昏,差點沒氣暈過去。

  都這個時候了,他竟然還不知道收斂一點,盡給我添亂?

  我連忙趕過去,果不其然,見到幾個醫院的保安,正將我弟扣押在那裡。

  見到我來後,連忙跟我解釋起事情的起因。

  旁邊,還有一個護士服被扯爛了的小護士,一副苦主的模樣,怒視着我弟。

  「發生了什麼?」

  我心中一跳,有些不妙的感覺。

  這時候,那保安見我過來,連忙解釋說,我弟剛才打了人,還扯爛了護士的衣服。

  聽着保安的解釋,又看到眼前這樣的一幕,我只感覺腦袋脹脹的,似昏似暈,險些跌倒在地。

  「不好意思,我替我弟給你們道歉,他小孩子不懂事,你們別跟他一般見識。」

  「需要賠多少錢,我會賠的,還希望你們饒了他這一次吧。」

  我低着頭,感覺自己今天真的是丟臉丟到家了。

  不過,說到底畢竟是自家的弟弟,出了事情,我這個做姐姐的該承擔還是要替他擔下的。

  「姐,你別跟她們道歉!」

  「我沒錯,錯的是她們,你沒必要賠錢。」

  我弟這時候還不知道悔改,還在那裡不甘心弟大喊大叫的。

  一時間,房間裏面的幾個人面色都陰沉下來,便是那個保安,臉色也是有些不好看了。

  「住嘴,我讓你說話了嗎?」

  我氣不過,連忙上前去打他,我弟也不反抗,任由我打着。

  「姐,我真的沒做錯。」

  「住嘴!!!」

  見他還要爭辯,我更是又氣又惱。

  最後,還是在我賠了人家兩千醫療費,這件事情才算了了。

  重新回到手術室的門口,我的臉色很不好看,但是看到我弟那眼淚直往下落的可憐模樣,卻又說不出的心疼。我伸手摸了摸他臉頰上的淚痕,有些歉意地輕聲說:「弟,對不起。姐不是有意要打你的……」

  「姐,我沒錯。」

  我弟抬起頭來,臉上眼淚縱橫。

  他哽咽着,說:「剛那幾個護士,在那邊亂說,說姐你出去賣,為了錢去做那下賤的工作。我氣不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