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 - 第8章 極品水靈根

這是一個古樸幽靜的院落,大門敞開,沒人值守,走道兩旁是一些高大的柏樹,柏樹下面沒有草木,只有一些沙子。

每棵柏樹之間都有一些石制的,不常見的獸類雕像面朝道路,默默地注視着走過的人。

道路盡頭是一間灰色的高大殿宇,殿門口側面擺着一張木桌,木桌後面坐着一個身着灰色麻衣的閉着眼睛的老者,一雙大手盤着兩顆碩大的紅色珠子,來回倒騰。

王厚俞低聲附耳朝王瀚說道:

「瀚娃兒,這裡我沒進來過,聽說誰都可以進來測資質,也不需要繳費,前面那位應該就是登記的,你去試試吧。」

王厚俞心想:這裡反正也不會出啥事,讓瀚娃兒去試試,死了那條心也好,鎮上測過沒有靈根的人還沒聽說誰能再長出靈根的。

王瀚不知三伯的用意,也沒想太多,便走向老者,用昨天晚上書本上看到的,尊重長者的大禮朝桌後的老者拜了一拜,說道:

「長者安好,學生想請教一下測試靈根的事情。」

灰色麻衣老者睜開眼睛,抬頭看了看王瀚的臉龐,又仔細看了看抱着左手的右手,尤其是那根碩大的中指,眼睛不由的眯了起來。

「嗯,不錯,年輕挺有禮貌,測試靈根要先登記,把申請表先填寫了。」

灰衣老者突然有些熱情了起來,遞給王瀚一張紙,指了指旁邊的椅子,示意王瀚坐下來填寫。

登記表就是姓名,年齡如此等等之類的個人信息,王瀚心想這登記表如果設計成表格就方便多了,他的職業病又犯了,這是PPT做多了的正常反應。

灰衣老者站在王瀚身後,看着王瀚端正的寫下自己的籍貫姓名等等,原主毛筆字的功力屬於是肌肉記憶,所以王瀚寫的很整齊。

老者有些納悶,按理來說表上寫着尹家川中學字樣,年齡是十六,這人應該是早就測試過的,但是這個少年右手中指又散發出極其微弱的水之靈氣,難道是最近覺醒的水靈根?

這人年紀輕輕,只是個學生,應該不是遊俠,好生奇怪。

往年也有一些不是遊俠的人,因為各種原因接觸了靈器或者靈礦而變異擁有靈根,但是能讓靈根永久完好的保存在體內的只是極少數,上百年也不一定遇得到,然而這種人一旦真的成功,潛力亦是巨大。

老者這些年也只是聽說過類似的人與事,一年到頭來這裡測試的人倒是挺多,像今天這種意外的情況還沒出現過,倒是讓人驚喜。

灰衣老者有心提攜王瀚,便說道:

「少年郎,你可以叫我秦老,跟我來吧,我帶你去測試。」

「多謝秦老。」

王瀚跟着這個和善的老頭向著殿內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的直達房頂的書架,書籍有紙質的,也有絲綢樣子的捲軸,甚至能看到一些竹簡。

穿過排排的書架,才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廣闊的大殿之中,大殿四周是書架圍起來的圓形,**是一個半人高的白玉砌成的,直徑達丈余的玉台,玉台上是朦朧的七彩靈氣,但是無法流出玉台的周圍。

在玉台的前方是一個有着皮質椅面的木頭椅子,椅子前方立着一個柜子一樣的東西,這樣的椅子和柜子的組合一共有七張。

老者說道:「這裡和學校的測試不同,有沒有靈根都能測出來,但是這裡能分類靈根和測出靈根與身體的契合度。」

老者領着王瀚走到一個標記着水字的椅子前,說道:

「坐上去,兩隻手伸進前面柜子里的洞里,什麼都不用做,也不要抵抗,實在堅持不住的時候再把手縮回來,堅持的越久,靈根的品質越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