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 - 第7章 懸賞公告

三伯騎着一匹黃色的退役軍馬,又從村裡借了一匹騾馬給王瀚騎,不到一個時辰便到了三十里外的城裡。

王瀚騾馬也會騎,但是原主很少騎馬,所以大腿內側被摩擦的發紅腫痛,下馬進城的時候叉着腿走路,實屬滑稽。

眼前的城池並不是很高大,成紀因為是華夏始祖開啟新紀元的地方,城內常年都有祖族的修真高手坐鎮,哪怕是九州內亂,西北蠻族入侵,也都是避開成紀城。

所以成紀城的城牆修建的並不高大,由於千年來各方勢力對成紀城的秋毫無犯,也導致城外有數量龐大的移民。

成紀城在戰亂時期也成為流民的避難之地,活人無數。

靈氣充沛的時代,各個洞天福地的周圍地域由於靈氣的外溢,格外富饒,成紀縣便位於卦台山福地旁,受惠良多。

只是現在整個天地靈氣愈發稀薄,卦台山福地也已經關閉,成紀縣早已養活不了太多人,所以城外大片的房舍便空了下來,租金也相當便宜,王瀚二人便找了個車馬店把馬騾寄存了。

穿過城外此起彼伏的叫賣聲,王瀚跟隨着三伯走進了城裡,城裡除了官人和軍卒都禁止騎馬而行。

二人來到這個世界處理治安刑事的縣尉衙門,在門房登記了申請表,便在衙門院子里等待着接待。

雖然才來了兩天,王瀚算是明白了一些這個世界夏國的體制,和地球古代的一些官職類似但是管理職能不同。

比如刑事斷案在古代都是由知縣決斷,縣尉負責調查,在這個世界則是全由縣尉處理,知縣並不管理這些,倒是和地球上類似了。

在王瀚看來,這是一個封建和現代制度共存的國度,辦事效率有些低下,沒有好處有些事便會拖延辦理

,畢竟這是一個封建皇帝建立的王朝,封建王朝的行賄弊端難以避免。

但是這個國家商人地位很高,衙門職權架構也和現代社會有些類似。

皇權黨派,世家宗門,名門望族,財閥集團,一起構成了夏國的上層建築。

這個世界九州的文明是由蠻荒時代出現的祖神伏羲女媧那一代人建立的,幾千年來九州分裂,出現了無數國家,但是官府體制沒有絲毫改變,沿用至今。

這種體制也許並不先進,但是明顯適合修真和科技並存的文明,修真強化了個人武力,科技帶動了整個文明的發展。

這都是王瀚昨天晚上,通宵看父親王海的藏書補習得來的社會常識。

等待接見的過程中,王瀚打量着縣尉衙門的建築,這個世界也有水泥建成的大樓,比如縣尉衙門主大樓便是七層的樓房,只是樓頂的樣式是古樸的歇山頂,並不像地球上的大多數樓房是平的。

除了主樓,還有兩幢五層的小樓和幾個倉庫一樣的建築,甚至還看到了房頂上有一排冒着黑煙的煙囪的鐵皮房子,也許那是個用於取暖的鍋爐房。

「你是王瀚?跟我走吧,你三叔也在。」

沒等多久,便有一個穿着制服的年輕人走到王瀚面前問道。

王瀚點了點頭,跟着年輕人走進了一幢小樓位於二樓的一個小房間里。

王瀚進去的時候,看到三伯坐在房間的沙發上吞雲吐霧,房間里側辦公桌的後面,坐着一個肩膀上有領花的寸頭中年制服男子。

領着王瀚進去的年輕制服男向中年男子敬了一個禮,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便揮手讓他退了出去。

三伯站了起來,指着進來的王瀚對中年男子說道:「李哥,這是我侄子,失蹤的是他父親,我的堂哥,麻煩您多多照顧。」

一個紅包壓在一條名貴的香煙下,沿着紅木辦公桌推向了中年男子,三伯又對着王瀚說道:

「王瀚,快感謝李科長的幫忙。」

看着不動聲色把紅包和煙扒拉進抽屜的中年男子,王瀚說道:

「我父親和大哥失蹤了這些天,我娘卧病在床,我還有個年幼的妹妹,家裡早就亂套了,多請大人給草民做主,能得到大人的關照真是學生三生有幸,非常感激!」

李科長抖了抖掉落在衣服上的煙灰,對着王瀚說道:「你家的事,剛才王老弟提過了,既然是王家的事,我們這邊會調查的,你放寬心,照顧好家人。」

三伯笑着說道:「能得您貴言相助,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啊,我就替我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