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 - 第6章 這個異界有些熟悉

王瀚知道自己既然附身穿越到了這個異界少年身上,那麼作為人子,必須要承擔尋找父兄親人的責任。

看着憂愁的母親,王瀚安慰道道:

「娘,放寬心吧,不是有我在嘛,我會找到大哥和父親的。」

婦人坐在炕上,摸了摸坐在旁邊炕沿上王瀚的頭,說道:

「娃啊,你把自己都照顧不好,就別寬慰為娘了。你連怎麼從地窖醒來的都不知道,你還小,娘明白你是想替娘分擔的心。」

「這件事,就讓你三伯帶你去衙門試試。明天你摘些瓜果,再拿包紅糖,給村長送去,總歸要麻煩別人啊。海哥之前也提過衙門官人行事的規矩,我會給你個紅包,你交給村長,他會明白的。」

「還有鐵匠家二大爺的馬和你哥一起不見了,家裡也要賠償,算下來,咋倆的積蓄勉強夠,秋上你去鎮子中學讀書,就把為娘的鐲子當了。」

王商氏摸着手腕的鐲子,悠悠的交代着事情。

王瀚默默地點了點頭,既然母親決定去縣城報案尋親,那沒什麼好說的明天去縣城裡看看,順便開開眼界見識一番異界的官府。

第二天一大早,王瀚剛洗漱好,莎莎就在母親的指導下做好了早飯,香脆酥軟的芝麻麥餅和放了幾個紅棗的小米粥讓人食慾大開。

村裡都不富裕,但是吃食不缺,家家有幾個果樹,什麼杏子,棗子,李子等果樹。

三十年前,天地靈氣充沛的時候,村裡人只賣果樹上結出來的變異靈果都能很富裕的生活,不過這些年來,別說變異靈果,就是普通果子也是愈來愈小了。

現如今村裡很多人家住的還是那個富裕年代修建的老房子,看起來還是很氣派,實際上修修補補也只是勉強住人罷了。

這些年從西北秦州搬到關中雍州,中原梁州,西南蜀州的人絡繹不絕,剩下的大多數就是些富裕不了但也餓不着的莊戶人家了。

夏國建國初便分地於鄉民,並禁止私下進行土地兼并買賣。

也因為有官府修士能用法術判斷臣民是否撒謊,隱瞞事實,所以夏國這麼多年一直國泰民安。

王瀚現在居住的王咀村沒有大地主,村長三伯處事也還公道,並不欺壓族人,所以家家都過得去,一日三餐白面蔬菜倒也寬裕。

吃完早飯,往背包里塞了幾塊芝麻餅和四個煮熟的雞蛋,一葫蘆放了蜂蜜的的酒醅水,提着禮物向村長家走去。

鄉村質樸,遇到了困難,大家都互相幫助,只要管飯就行。

但是像家人失蹤這種大事,都是苦主自個拿着村長開的失蹤證明去縣城報案,村裡旁人也愛莫能助。

王瀚還小,又是第一次進城,只能麻煩上過戰場,有些武藝也懂公門規矩的村長三伯帶着,所以這些簡單的禮物不能不送,這是禮尚往來人情世故。

村長也沒推辭紅糖瓜果,摸了摸剛吃完油餅的嘴角,只笑着問王瀚:

「吃了沒,要不在家裡再吃點?」

王瀚連忙說吃過了,給飯後飲茶的村長敬了一支煙,然後坐在了堂屋的客位上。

煙是拉近男人之間距離的潤滑劑,你可以不抽,但是不能拒絕別人的煙,也可以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