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 - 第4章 真穿越了(2)

進縣中學,畢竟你在鎮中年年考第一名嘛,不過去縣裡要走三十多里路。」

「咱們縣叫成紀,成紀縣學是全州有名的學校,成紀上面是隴西郡了。」

「隴西郡上面就是九州之一的秦州,咱們隴西郡在夏國西北,這些都是伯伯在村裡的小學堂教的,我都記得呢。」

莎莎又說道:

「這兩年我雖然沒和你一起去鎮上學習,不過我幫家裡做些農活家務,你在放學後教我一些鎮中學的知識,大娘教我做針線。」

「雖然爸媽這麼多年沒回來看我,但是有你和大娘照顧我,我們也是一家人了。」

王瀚知趣的沒有問莎莎父母去了哪裡,一個小女孩孤苦伶仃的過日子,已夠苦了。

王瀚不想小女孩悲傷,便轉移話題說道:

「莎莎,那你姓什麼,總不會姓莎吧。」

莎莎擺弄着手裡的扁扁的麥稈,逗弄着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的小黑狗,說道:

「我姓驪,伯父曾說西邊有個驪戎國,我們應該是從那邊遷移過來的,但是我爹娘在的時候從來沒說過驪戎。」

「我爹娘說要回西域找祖父,把我拜託給伯伯,大娘。」

「已經三年多了,爹娘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書信也不來一封。現在伯伯和大哥也不見了,我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她抱着小狗坐在麥垛旁,眼淚在夕陽的餘暉中,就像銀豆子般滴落在地上金色的麥稈上,消逝在夏日乾燥的地面上。

王瀚伸手笨拙的擦了擦莎莎的眼淚,看着莎莎長長的睫毛上的淚珠,認真地說道:

「我會保護你的,一切有我在呢,天塌下來也有我頂着呢,我個高,我護着你。」

莎莎吸了吸鼻子,羞澀地笑了笑,打掉了王瀚的粗糙的手,說道:

「誰要你管,你連自己都管不好。」

王瀚笑了笑,握住了少女的手,不再鬆開。

王瀚終於確認了一個事實,這裡不是夢,也不是原來的世界了,這裡是一個陌生的世界。

這是一個陌生而熟悉的異世界,因為這裡的地理環境,和地球上的西北老家非常相似,只是地名不一樣了。

王瀚繼續問道:

「你去過縣裡嗎?有沒有車,電視,這些?」

莎莎用手帕擦乾了淚痕,說道:

「車,有啊,不過那是縣府還有軍隊上才有的,我就見過一次。還是小時候騎在我爹脖子上,正月十五縣城社火比賽上看到過一次,冒着黑煙的車足足有九兩呢,也就這一次,後來我都沒去過縣城了。」

「電視是什麼,我都沒聽說過,不過有廣播,還有電影。廣播可以聽戲,電影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有的放。」

王瀚又問道:「沒有塑料袋嗎?」

莎莎有些奇怪,不知道為什麼二哥要問一些,她聽都沒有聽過的詞,也許是他在學堂學過的吧。

「二哥,你去看課本啊,你這樣啥都不知道明年該怎麼考上縣中啊。」

王瀚想了想,也對,再問就露餡了,換衣服的那個房子里有些書,等會去看看,不過要先去找村長。

王瀚說道:

「莎莎,你帶我去下村長家吧,我去問問我哥和我爹的事情。」

說完便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麥稈和灰塵,帶着莎莎和小黑狗走出了麥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