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 - 第4章 真穿越了

收起雜亂的思緒,王瀚心想這小女孩是值得信任的,也許可以從這裡找到突破口。

不管這裡是自己附身到了其他地方的村裡少年身上,還是穿越到異世界,都可以初步確認下。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去哪裡?這些都要搞清楚。

王瀚不好意思的收起打量的目光,和莎莎並肩走在村裡回家的土路上,小黑狗倒是很積極,知道回家的路,跑在前面帶路。

王瀚轉頭看了看莎莎手裡拿着的,用柳樹枝條的外皮做成的口哨,說道:

「我是在家裡後院的地窖里醒來的,有些以前的事情我怎麼也想不起來,你能不能替我保密?我不想讓我娘操心。」

莎莎不疑有他,只是納悶地問道:

「地窖?後院那個地窖嗎?你咋是從地窖里醒來的?你前幾天沒去找大哥和伯伯嗎?一直躲在地窖?還是被人綁在地窖?我和大娘也沒發現家裡進賊啊?」

一連串的問詢,差點讓王瀚崩潰,心想:我如果知道這期間發生了什麼就好了,也不用問你了。

王瀚無奈地說道: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不過我醒來的時候沒有被綁着,我也不是一直藏在地窖里,今天我從地窖里醒來,就好像失憶了,只記得你和娘是我熟悉的人,其他什麼都不記得了。」

莎莎還是相信王瀚的,雖然在她眼裡王瀚平時大大咧咧的,但是還沒有撒過謊,便說道:

「你身體有沒有事啊,有沒有受傷?」

王瀚看了看消腫的右手,發白的手掌好像在手裡泡了很久,皮膚有些打皺,最異常的便是粗大的中指,和周圍的手指比起來,非常的不和諧。

不動聲色的把右手放在後面,把右手中指包在拳頭中,王瀚說道:

「身體沒事,就是地窖里有些冷,現在沒事了。」

「身體沒事就好,你回來了,大娘也能鬆口氣了,這幾天為了你們,大娘操碎了心,整宿整宿的不睡覺,我看着也很心疼。」

「我現在很多事情不記得了,你不要讓我娘知道了,不然她又要操心了,」王瀚裝作失憶的樣子說道。

莎莎點了點頭說:

「好吧,你想問什麼問吧,我說些以前的事,你應該很快就想起來了。」

「今年是哪一年?咱們這裡是哪個市在管?還有我幾歲了?」

「不是吧,你幾歲你都不記得了?那糟了,你挺嚴重的,我要告訴大娘。」

王瀚急忙說道:

「別,千萬別告訴我娘,你把知道的告訴我,我會好起來的,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不能讓大人知道,來拉鉤上吊。」

莎莎氣道:「你哄小孩呢?哼!」

回到了家裡,和母親打了聲招呼,便急忙帶着莎莎來到了村外的打穀場上的一座麥垛後面,吹着傍晚吹來的涼風,這地方倒是清涼。

王瀚看着眼前的小蘿莉說道:

「好妹妹,哥哥我現在心急如焚,家裡亂成一鍋粥,你就把知道的告訴我,其他人都忘了,我可沒忘你啊。」

莎莎畢竟只是個小女孩,聽着青梅竹馬的二哥央求的聲音,再想到他什麼不記得了,也記得自己便有些臉紅的說道:

「二哥,那我告訴你吧。」

「你今年十六,我今年十四,這裡是王咀村,鎮子上叫尹家川,你今年是最後一年在鎮子上讀書,明年你肯定能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