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 - 第2章 初到異界

王瀚頭疼欲裂,有些口乾舌燥的醒了過來,整個腦袋都暈乎乎的,一種頭重腳輕的感覺,幾次試着從冰涼的地上爬起來都沒有成功。

周圍有些陰冷,空氣潮濕,尤其是右手又冷又脹痛,還有些木木的遲鈍感。

藉著外面傳進來的微弱的光,王瀚漸漸地適應了周遭的環境,低下頭看着自己的右手,竟有些薄冰覆蓋了整個右手。

他用力甩了甩右手,整個右手除了冰涼全然沒有其他的感覺,沒有疼痛也沒有觸覺,就像手臂上掛着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冰袋。

藉著微光仔細看着周圍,這是一個半米深的地窖,靠里的部分堆放着一些瓜果蔬菜。

他支撐着身體用左手爬出了地窖,才發現這是一個長五米的窯洞,窯洞最里處又向一邊拐了進去,挖了半米深的地窖,他就是在這個地窖醒過來的。

直到整個身軀完全離開地窖,王瀚才感覺空氣中沒有了那種陰冷的氣息。

向著窯洞門口爬了三四米米,直到這裡的陽光透過簡陋的木門,能照射在他的身體上,王瀚才舒了口氣。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竟然穿着一件灰色的粗布短褂,下身是藏青色的手工縫製的剛過膝的短褲,腳上踩着一雙洗的發白的布鞋,鞋邊已經裂開了。

王瀚記得自己去相親的時候可是穿着名牌的T裇衫和牛仔褲,腳上是休閑透氣皮鞋,怎麼現在是這個樣子?

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和腿部,最後還扒開短褲看看了自己的二弟,確信自己性別正常,整個人瘦了一圈,不過好像自己變高了?

醒來前自己事業小有成就,是全球有名大廠的PMC經理,妥妥的中產,有房有車。

作為一個釣魚佬,去參加城市高質量青年相親會的路上,順便還釣了一會兒魚。

只是魚是釣上來了,卻在摘魚的時候被那條金色的鯉魚咬了,說起來誰能信,被小河裡的鯉魚咬了,然後沒了知覺,醒來就在地窖。

釣魚佬除了空軍還有這種倒霉事嗎,竟然被一條淡水鯉魚咬傷?鯉魚的牙齒沒這麼鋒利啊,這條魚是有毒吧!

躺在斑駁的陽光下恢復了一些力氣後,王瀚終於能站了起來,推開木柴門,站在了窯洞外刺眼的陽光下,身體也暖和了起來。

眼前好像是一戶人家的後院,有十幾隻老母雞在啄着草地,時不時用爪子抓幾下地,沒發現蟲子,便換個草地繼續抓。

用於餵雞的破黑陶盆里被雞堅硬的嘴啄的全是白點,可見主人已經好幾天沒有餵食了。

王瀚出來的窯洞旁邊還有一個用於養豬的淺一些的豬圈窯洞,裏面有一頭肥豬一直在哼哼唧唧的叫喚,看到王瀚後還用力的撞向堵在門口的半截厚實的木門板。

石制的豬槽里也是空空如也,裏面的肥豬看到王瀚無動於衷後,便使勁的拱着豬槽,催着主人快點把麥麩製成的豬食倒進來,如果有些油腥麵條那便是過年了。

王瀚搖了搖頭,表示無可奈何,便朝着後院通往前院的一扇木門走去。

門打不開,好像被人從裏面關了起來,兩邊的院牆雖然不高但是以現在王瀚虛弱的體力,是不可能爬出去的。

通往前院的門開在一間房子後面的牆上,房子的牆大概一丈多高,比院牆還高些,而後面是十幾米的懸崖,窯洞就是在懸崖底部開鑿出來的,王瀚被困住了。

又無力的拍打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