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我苟到最後一統異界] - 第10章 第一次苟,我記住你了

王瀚心想:姬家如此大方相邀,是信任秦老,再推三阻四便有些不識抬舉了,便說道:

「就怕因為我修行緩慢耽誤了貴府千金的病情。」

姬老哈哈一笑,說道:

「我相信秦老的眼光,也相信小友的修行天賦,在保證靈石的情況下,小友一個月內修行到感知境,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王瀚還能說什麼呢,點頭答應下來,說道:

「學生會儘力修行,也感謝姬老的信任和幫助。」

姬老說道:「那就麻煩小友了,秦老也難得過來一趟,昨天剛得了一隻靈禽,今天我擺一桌靈禽宴,大家一起品嘗品嘗。」

正事聊完,在姬家吃了一頓美味的靈禽燒制的美食,王瀚便跟着秦老回到了祭宮。

在祭宮一間清雅的房間里,王瀚盤坐在秦老對面,聽着秦老講了一些修行上的基礎知識,比如修行境界分為:鍊氣,感知,清明,築基,心動,金丹,元嬰,化神,分神九個大階段。

每個大的階段又有細分,一般分為前中後三期,但是因為修士的五行靈脈以及職業不同,各個大階段的三個小階段又不一樣,甚至有的職業的某個大階段只有兩個小境界,或者有四個小境界。

因人而異,因法而變,修真的過程千變萬化,但是總體上同一個職業修真高手對相同職業的後輩教導是最有益處的,當然如果相差太大,高階修士秦老指導王瀚這種還沒入門的菜鳥是妥妥有餘了。

秦老大概給王瀚普及了修真知識後,有些猶豫的說道:

「你是不是應該去城西王家一趟,把你擁有靈根的事情告知主族,畢竟你的家譜在王家,我們祭宮收世家子弟也是要通知各家家主的,你提前回去打聲招呼也不是啥大事情,相信王家也不會為難與你。」

王瀚沒想到這個異世界世家的勢力如此根深蒂固,連兩百年前的旁支都能左右,不過災年或者收成少的年代,世家也會救濟旁支,讓他們度過難關,所以一個家族的人要想脫離家族行事極難。

王瀚說道:

「明天早上我會去的,只是一些世家的規矩還煩請秦老告知,一切順利的話明天晚上我便拜您為師,多謝秦老對學生的看重。」

說完,王瀚站起來朝着秦老,鄭重地拜了拜。

秦老受之坦然,說道:

「一般像你們旁支去主家拜訪,只要報了字輩,主家的管家會主動引見,並且安排你的稱呼,但是現在你的情況有些特殊,你可知為何你家的姓名只有兩個字,而沒有字輩?」

王瀚搖了搖頭,說道:

「不知。」

秦老便繼續說道:

「我也是秦家的旁支,不過我是繼字輩,我的全名叫秦繼鈞。」

「我們秦家也有兩個名字的支系,可以說五家祖族都有這樣的旁系。你可知道為什麼嗎?」

王瀚搖了搖頭,秦老便繼續說道:

「因為我們五家祖族的直系祖宗是伏羲和女媧手下的五大神將,伏羲始祖和女媧始祖降臨於秦州,並且傳道於天下,後又在秦州飛升,並留下五大神將的後人守護華夏人族的祖業。」

「剛開始的時候,都是各家傑出的天才和幸運兒才能進入祖地守護祖業,可是幾千年來,祖先和祖神從未顯靈,雖然祖業由五族共守,但是守護祖業的差事漸漸地由那些在家族犯錯的,或者抽籤抽中的倒霉者擔任。」

「祖業在秦州不管經歷了多少風雨,都安然無恙,是因為伏羲女媧祖神飛升前便布下了吞天陣,祖業的入口也一直在變,只有祖族守護祖業的人才能知道,五大族祖之外的人哪怕知道入口也進不去,因為祖業有血脈限制。」

「關鍵的是,那些守護祖業的人都沒有字輩,以後的後代也只能擁有兩個名字的姓名,這本來是極其榮耀的一件事,現在卻被五族之內的人輕視,幾千年來有些人變了。」

「守護祖業也是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