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正長生不死,你們隨意》[我反正長生不死,你們隨意] - 第3章 我要苟到化神期

「先去凡間一趟!」

想了想,楊勝腳踩飛劍,離開常青山脈,前往張松妻女所在地。

既然答應了別人,那就得做好。

當天邊出現一抹橘黃色時,楊勝來到一座凡人城池。

「幾乎沒有靈氣存在!」

站在城門口,楊勝細細感受了下,得出結論。

沒有靈氣,修士不但不能修鍊,修為反而會隨着時間倒退。

「難怪修士都很少出現在凡人城池……」他搖搖頭,大步跨入城門。

張松建立的張家屬於豪門,在這一帶遠近聞名,他很輕鬆就打聽到位置。

「我是張松的朋友,我要立刻見劉氏!」

守衛聽見自家老爺的名頭,立即來了精神,入門前去報到。

不一會,張家大廳。

「我是張松妻子劉氏,這是小女張臻,不知公子名諱,光臨寒舍有何貴幹?」

與楊勝面對而坐,劉氏小心翼翼地說。

她身後站有一個可愛少女,正瞪大眼睛打量着楊勝,充滿好奇。

「我是楊勝,張道友的好友!」

抬手撐起一團火球彰顯身份後,楊勝拿出一枚玉佩,開門見山道:

「你夫君死了!」

母女倆臉色瞬間一白,劉氏更是神情絕望。

這玉佩是當初兩人之間的定情信物,張松幾乎是寸不離身的。

「你們今後有什麼安排,做好決定後告訴我,身為張道友的好友,我不會坐視不管的!」

說完,楊勝轉身離開大廳。

母女倆剛死了親人,需要時間緩解悲傷。

他前腳剛踏出大門,身後便傳來陣陣抽泣聲。

「讓仙長久等了!」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劉氏才紅着眼眶前來。

「無妨,你決定好了?」

看着她臉上的淚痕,楊勝心頭暗嘆。

「是的!」

劉氏點點頭,直言道:

「夫君已去,這諾大的張家恐怕不是我母女倆能夠守住的!」

這女人倒不算笨!

楊勝聞言暗暗點頭,說:「所以你準備搬遷?這倒是個不錯的決定!」

「這……暫時沒這個想法!」

「那你打算怎麼做?」

「這個不急!」劉氏讓開身子,露出後面的張臻。

「仙長看我這女兒如何?」她笑吟吟地說。

楊勝掃一眼張臻,瓊鼻柳眉,臉蛋圓潤,白裡透紅,於是毫不吝嗇讚賞道:「美人!」

「既然如此,仙長能否收了我這女兒?反正她也到了婚嫁的年紀!」劉氏笑容燦爛道。

張臻聞言低下頭,小手緊緊捏住裙邊,時不時偷偷瞄一眼楊勝,臉蛋緋紅如血,又夾雜絲絲緊張。

靠山倒了,就讓女兒再傍一個?

楊勝深深看她一眼。

他倒不是不理解對方這種行為。

這劉氏母女不光貌美如花,還家纏萬貫,沒有賊人惦記那才奇怪。

若是張松死亡的消息傳出,那些歹徒恐怕將一擁而上,把母女倆吃干抹凈!

「劉夫人的好意我心領了!請不要再提!」

楊勝嚴詞拒絕。

前腳才收了靈石,後腳就把別人女兒睡了,這是人能幹出的事?

「好吧!」

劉氏臉上的失望之色毫不掩飾。

張臻聞言鬆口氣的同時,又感到些許失落。

畢竟楊勝長相本就不差,加上修仙多年,自帶一股出塵氣質。

「不知劉夫人有何打算?」楊勝再次詢問道。

「臻兒你先出去!」

想了想,劉氏突然開口。

楊勝疑惑地看她一眼,等張臻離開後,才道:「劉夫人有話直說!」

劉氏猶豫了下,她最終一咬牙,不留痕迹微微拉開胸口衣領,挺了挺豐滿的胸脯,撫摸髮絲,語出驚人道:

「仙長看奴家如何?」

見她面帶桃花,眼眸如水輕輕倚靠上前,頗有幾分搔首弄姿的神態。

一陣香風撲鼻而來,特別是映入眼帘的一抹雪白,楊勝不由瞪大了眸子,一時無言。

好傢夥,送女兒失敗,就打算親自上陣?

張松泉下得知,會不會當場氣活?

「咳咳!」

楊勝乾咳幾聲,後退兩步,義正言辭地說:「夫人,請自重!」

別說,這劉氏也就三十來歲,風韻猶存,**,魅力十足,可謂是曹賊最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