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了一種會身體虛弱的病》[我得了一種會身體虛弱的病] - 第4章

陳鈞意。
他在打籃球,我剛好路過球場。
但我萬萬沒想到,身體長期「匱乏」,造成了一個副作用。
他隨意地撩了下球衣。
我,直接對着他,流鼻血了。
04死對頭撩衣服後,我流鼻血了。
——這合理嗎老天爺?

更離譜是,陳鈞意恰好轉過身來,看到我。
他眼睜睜看着我鼻孔里冒出兩條血跡!
等我察覺人中濕乎乎,已經來不及了。
陳鈞意打籃球=釋放荷爾蒙=流汗=氣味擴散。
而我就如同大補過頭的病人,身體一下子承不住這麼多「養分」,就流鼻血了。
我在洗手間里,邊洗邊罵陳狗。
直到後面傳來動靜。
「別罵了,我冤死了。」
陳鈞意不知什麼時候來的。
他身上還流着汗,氣息撲鼻,我身心都充盈起來。
可惡。
雖然我的身體依賴他,但我的心靈在大聲拒絕!
「你怎麼回事?」
我個子矮,陳狗彎腰,眯眼看我:「要不要去醫務室?」
「不去,流鼻血而已。」
「怎麼突然流鼻血了呢?」
他問,「因為我嗎?」
我瞪他:「少自戀。」
「哦。」
陳鈞意笑容懶散。
下一秒,他忽然掀開球衣,分明的腹肌出現在我眼前。
我懷疑,剛才,跟這玩意脫不了關係。
我的視野受到衝擊,可能也是流鼻血的原因之一。
「你耍什麼流氓?
小心我舉報你。」
陳鈞意無辜道:「我只是——有點熱,透透氣。」
我挪開視線,但是餘光卻忍不住瞄啊瞄。
咳咳。
練得真不錯,怪不得那麼多女生喜歡他。
「你喜歡的那個男生,」他驀然道,「就是你去健身房找的那個,練得怎麼樣?
體脂率如何?」
「我哪知道。」
本來就是杜撰的人物。
但我卻在陳鈞意眼中看出了勝負欲。
我可太熟悉他了,本質上我們倆都是要強的人,他什麼時候想贏,我再清楚不過。
於是我靈機一動,笑着說:「但是視覺上,比你練得好看。」
陳鈞意臉黑了。
很高興,這局我拿分。
但回到宿舍後,我一直靜不下心。
腦子裡全是陳鈞意那過分美好的肉體。
趙趙去跟男朋友約會了,微信上跟我聊着天。
她問我在想什麼,怎麼半天沒回。
我獃獃地打字:「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