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了一種會身體虛弱的病》[我得了一種會身體虛弱的病] - 第3章

窄的座位空間讓他蜷起兩條長腿,姿態散漫無羈。
他一出現,全班都安靜下來。
因為這門選修叫「化妝品的成分與功效研究」。
選課的全是女生。
我戳他:「你也選這課?

?」
「我這周剛換的課,聽說這個老師比較好過。」
他回答我的時候,頭後仰。
我恰好能看到他的喉結,和領口微微露出一點的鎖骨……與此同時,一陣體香鑽入我鼻孔。
我情不自禁地吞口水。
太上癮了。
身體也在瞬間充滿了電。
這狗東西身上的味道也太好聞了吧……一個男生,怎麼會這麼香?
其實我知道,陳鈞意的味道極淡,趙趙就說她聞不到。
但我這怪異病症,貌似放大了他的氣息。
後來上課,老師說了什麼沒太聽清。
就覺得前面有隻狐狸精一直勾我。
我忍不住伸長脖頸,想要聞得近一點,再近一點。
陳鈞意似有所感,突然回頭。
我倆四目相對。
還離得特別近。
就是……再近一點就可以親上的距離。
我倆怔怔看對方。
「陳鈞意!
張晚!
幹什麼呢!」
老師一聲怒吼,「談戀愛下課再談!
選修課不是讓你們來約會的!」
我趕緊站起來:「老師對不起!
您誤會了,我們沒談戀愛!」
「你倆剛才就差親上去了,還沒談?
!」
被老師批評事小。
被誤會和陳狗有一腿事大!
何況所有人都八卦地看着我倆!
我急了:「老師,您可以貶低我的人品,但不能貶低我的眼光,我就是出家也不可能跟陳鈞意在一起啊。」
這樣的話,我和陳鈞意互相懟過很多回。
我以為這次也會跟以前一樣,他不服輸地打壓我一頭。
但出乎意料的,他什麼都沒說。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
好怪。
當晚,「張晚和陳鈞意是不是在談?
他倆差點接吻」這個瓜就上了表白牆。
最可氣的是,評論區全是好好嗑?
甚至還有人問:他倆孩子以後選文還是選理啊?
氣死我得嘞您!
我跟趙趙發誓,就算「餓死」,也絕對不再找陳鈞意「補充能量」。
說到做到,我咬牙堅持了半個月之久。
人沒死,但虛弱得像一隻飄飄鬼,逢人見了就想幫我開水滴籌那種。
半個月後,我終於再一次見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