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了一種會身體虛弱的病》[我得了一種會身體虛弱的病] - 第2章

但我沒空欣賞。
我尷尬得渾身汗毛倒豎,拉着趙趙就跑。
離開後,我有些埋怨:「你怎麼不提醒我呢?」
「我提醒你啦!
我叫你好多次!
你太陶醉了壓根不理我!」
「完了趙趙,陳鈞意會怎麼想我?」
「大概……認為你是個變態?」
我嚎得更大聲了。
趙趙深深嘆氣:「你現在傷心好像有點太早。」
她指着我,十分無奈:「你把他衣服也帶出來了,你讓他怎麼回宿舍?」
卧槽?


剛才跑太急,忘記把衣服還給他了……我這下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萬般無奈,我用一周奶茶買到了趙趙替我跑腿的服務。
我在宿舍里焦灼等待着。
待她回來,我緊張地問:「你說了嗎?」
「按照你交代的,我跟他說,張晚最近有些難言之隱,一切都是誤會,請他體諒一下,別放在心上。」
「很好。
那他怎麼回的?」
「他說——」趙趙學着陳鈞意欠欠的語氣。
「怎麼?
她終於發現自己腦子有問題了嗎?」
我:………………陳鈞意,好你個逆子!
好巧不巧,逆子在這時發來微信。
「張小晚,我有認識不錯的腦科大夫,要介紹給你嗎?」
他聲音低沉,學校里的女生誇他是低音炮,可在我耳朵里跟公鴨嗓沒區別。
尤其慵懶上揚的尾音。
讓我立刻想起他那雙總帶着散漫的眼睛。
我:「好大兒,醫生留着你自己看吧。」
「那你今天為什麼要聞我衣服?
不會是喜歡我吧?」
我白眼一翻,差點把手機扔垃圾桶。
但我,不愧是中文系第一,文學社社長。
我飛速編出一個理由:「有沒有一種可能,為父喜歡你們健身房別的小哥哥,不巧拿錯了衣服。」
陳鈞意:「?」
我懶得再搭理他。
可過了一會兒,手機震了一下。
陳鈞意:「張晚,你眼神挺不好的,我們健身房最帥的不是我嗎?」
03物理學院和文學院離得比較遠。
我一身傲骨,愣是不去找陳鈞意。
結果身體一天比一天差,跑個一百米都費了半條命。
周五那天,我拖着虛弱的身體去上選修課。
奄奄一息的時候,我忽然聞到了令人振奮的味道。
陳鈞意在我前面坐下。
他個子很高,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