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骷髏兄弟》[我的骷髏兄弟] - 第2章 吃金子的寵物

灰甲人立刻四散逃去,這回好了,骨龍更開心了。骨翅輕輕一扇,整個身體凌空飛去,先朝着右邊撲去,居然邊飛邊唱歌:「我輕輕一划,不沾染一滴血液;我輕輕一噴,讓你灰飛煙滅。。。」

唱着唱着,骨頭龍的嘴裏,噴出了一股黑煙,直撲最前頭的那群人,黑煙籠罩之處,灰甲人變成了灰塵,真的灰飛煙滅。

這把錢風給嚇傻了,媽的,自己這靈寵,太牛了,霸道的一塌糊塗!

看着灰甲人一群又一群的被自己消滅,骨龍更開心了,斜翅里又撲到了左邊,骨翼一划,左邊的一隊人馬又像紙一般的被他一分為二,個個身首異處。

轉眼間,前後左右的人馬被骨龍消滅光了,三四百號人,只剩下零星的十來個人四散逃去。骨龍那一個得意,又唱道:「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你們可千萬別逃避。。。」

然後雙翅一拍,飛到了個灰甲士兵的上方,看着對方恐懼的眼神,骨頭咧嘴笑了,雙腳狠狠的一踩,將對方踩成了肉泥,太殘暴了,對方逃跑的士兵逃得更快了。

骨頭龍更開心了,又唱道:「我愛你,愛你一腳把你踩成泥。。。」

然後一腳一個,十來號人,根本沒有逃離骨龍殘暴的雙腳。而骨龍也相當開心,邊殺人邊張嘴呼吸着,空氣中似乎有灰暗性的東西,如同雲霧一般的飄進骨龍的嘴裏,骨龍似乎相當開心。

連坐在他背上的錢風都罵道:「殘暴啊,這傢伙也太殘暴了吧,這個遊戲太血腥了,媽的,畫面也太真實了。」

反正罵歸罵,但戰鬥是贏了,錢風對自己這個靈寵,那是刮目相看啊。

可是,既然贏了,遊戲不是應該退出了嗎,為什麼遊戲還在繼續?想到這裡,錢風這才感覺到不對,回想了一下,罵道:

「我靠,我不是回學校了嗎?好像被打了一記悶棍,昏了過去啊!難道在做夢?」

意識到不對之後,錢風終於感覺到渾身上下的疼痛了,那感覺,絕對不是在做夢啊,夢裡哪有什麼痛感啊,在游戲裏那更沒痛感了啊?可是,這疼哪裡傳來的?

錢風伸手一摸自己的胸口,那裡的血跡是相當明顯,而且胸口,大腿,胳膊,臉上,都傳來了痛感,錢風伸手一摸自己的臉,那裡原來一個剛結疤的傷口,頓時又流血了,痛感再次傳來。

不死心的錢風,用骨龍的骨翼划了一下自己的手掌,痛!

而且,手掌確實也劃傷了,一個新傷口,汨汨的流出了鮮血來了。而緊接着,腦袋傳來了另一個記憶,就是這具肉身生前的記憶,柳玉風的記憶。

啊!!!錢風立刻尖叫起來,尖叫着跳了起來,卻是從骨頭背上摔了下去,吃了一嘴狗啃泥。

哇靠,自己重生啦?還是穿越啦?

最後,某人不得不接受了自己重生到了這個柳玉風的身上,王八蛋,這是什麼情況,重生在一個戰場上,差點就掛了!

別人的終生,那都是相當拉風的,不是什麼名門貴族,就是衣食無憂。

哪像自己,差點死掉不說,據這個柳玉風的記憶,貌似他所在的這個家族,也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家小戶。

他自己似乎也不怎麼受待見,被丟到軍隊里來,再無人管他死活。某人想哭,卻哭不出來。

這一出生,還帶了個這麼暴虐的靈寵,貌似除了霸氣一點,長相和賣相也一般般,也不知道能不能賣點高價錢。

想到錢,某人心思亮了,對啊,現在戰場上,就自己一個人活着,這戰利品,可都歸自己啊!

突然想通之後,某人哇哈哈的開始笑起來,開始搜集戰利品,只是比較費勁的是要一具具屍體的翻弄,從他們懷裡,甚至靴子里將他們藏着的金子,銀子都搜出來了。

某人希望通過這些戰利品,一夜暴富,然後回家當個小富翁,娶個十房八房姨太太,人生就美滿了,也不枉自己重生了這一遭啊。

搜到一半,某人眼睛亮了,原來,剛才那群灰甲人,已經把戰場打掃得差不多了,戰利品也都基本收集在一起了。

只剩下最後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