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嬌妻,晚安》[我的嬌妻,晚安] - 第6章  酒店 欺辱

「正宇……」蘇寧拿着手機的手在不停顫抖,雙眼早已被淚水所模糊,緊握的雙拳慢慢鬆開,為了弟弟,她不得不妥協,「求你,借我五十萬。」

「求你,救救我弟弟,我只有她這麼一個親人了,求求你……」蘇寧早已泣不成聲,蜷縮在走廊牆角,路過的人都為之一嘆,看起來格外凄慘。

秦正宇一頓,心底似有一種異樣,不過在聽到蘇寧那句「唯一的親人」之後,這種異樣全部都被厭惡替代,「蘇恆是你唯一的親人,那你知不知道安安也是陳阿姨唯一的親人,你當初對安安下手的時候怎麼沒考慮到她也有親人?」

「我……」

安安,安安,又是安安!

他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衊她憑藉的不過就是她愛他!

但是,為了弟弟她不能掛電話,蘇寧緊咬雙唇,用唇上的痛來麻痹自己心上的痛,待嘗到血腥味兒才鬆口,「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能借我錢。」

「答應我三件事。」
秦正宇勾起冷魅的唇,眼中閃過一抹狡黠。

「好。」
蘇寧咬了咬牙,只要能救弟弟,她怎麼樣都可以,「哪三件事?」

「第一件,現在來花玫瑰酒店。
三十分鐘後,我要見到你的人,不然……免談!」
秦正宇說完,便掛了電話。

蘇寧像是握住了什麼救命稻草,起身胡亂抹了把眼淚就往門外跑,打了車到花玫瑰酒店。

門口早就有人等候,見到蘇寧後直接將她帶入了秦正宇的包房。

蘇寧剛剛推開門,整個便怔在了那裡,整顆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