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 - 第9章 一群瘋子

暮色來臨時,清風寨被無盡的黑色籠罩着,不見萬家燈火,安靜得讓人窒息。

衣月影躺在綉床上輾轉反側,滿腸憂思的她此時又如何能睡得下。

「唉。」

衣月影輕嘆一聲,起身拿過一隻油燈漫無目的的走出房門,她也不知道想要去哪,可就是不想一個人呆在這死氣沉沉的房間里。

她怕待多了會失了瘋。

一點熒熒的光亮搖曳着,從木屋群中走出,穿過校場,在議事廳前駐足停下。

這裡同樣亮着光。

衣月影心上一喜,眉眼間的鬱結頓時展開幾分。

「莫非是爹爹?!」

提起裙擺,衣月影忙不迭的推開了門,差點與出門而來的牛大勇撞了個滿懷。

顧不上打招呼,衣月影急匆匆的往屋裡張望,沒有看到她期盼的那個身影,只有吳伯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臉色深沉。

衣月影心頭微微思量,大概知道了是為的什麼事。目光尋着牛大勇的身影望去,發現他已經走到了院子里。

「阿兄真要與那人搏命嗎?」

牛大勇轉頭,身處陰影之下的他臉色有些模糊,衣月影卻知道他正在看着自己。

「難道月影妹子就真打算嫁與那百里寨主不成?」

衣月影張張嘴,卻實在不知該如何回答。望着牛大勇大步離去的身影,笑容苦澀。

「哼,除非他牛大勇瘋了!拚命?我看他只想着怎麼逃!」

吳志遠踉蹌了幾步來到門口,扯着脖子對着外面喊道,

「誰也別想讓我走!我吳志遠就是死,也要死在清風寨!」

吳志遠畢竟年過花甲,喊了幾聲就氣喘吁吁,衣月影連忙上前攙扶着來到椅子坐下。

「影丫頭,你真要嫁?」

衣月影搖搖頭。

「不嫁!」

吳志遠突然明白了些什麼,頓時覺得鼻子發酸,痛聲道,

「怪我啊,都怪我啊!」

衣月影眼含熱淚的看着眼前狀若瘋癲的老人家,不知該如何是好,唯有緊緊握着老人不停顫抖的雙手,緊緊地握着。

腦海中不知怎地,突然閃過一道縱馬放歌的身影。

「不知公子,你又在何方?」

……

楊老頭用破布矇著臉,弓着身子蹲在牆根底下,歪着脖子眼巴巴地望着頭頂發獃。

只覺得自家少爺出門前還是好好的,回來時就失魂落魄的像變了個人。

可過了半晌,又開始咬牙切齒的說了一陣子胡話。

騙子,心機他懂,可綠茶又是什麼鬼?喝的?

再加上眼前這事,老楊頭就更不明白了。

明明他們前腳剛出了清風寨,可後腳就趁着夜色潛了回來。

少爺怕不是瘋了吧。

楊老頭知道自家少爺聰明,從小就聰明。做的事情雖然每一件都看起來稀奇古怪,可結果卻總是讓人不禁眼前一亮,心裏由衷的佩服。

起碼楊老頭就很佩服,從二人第一次見面,抓着板凳才能得站穩的少爺,奶聲奶氣的問了他一句「是我那便宜老子讓你來照顧我的?」時,就開始佩服了。

可少爺同樣很偏執,他總是覺得自己娘親的死,是他那個便宜老子的錯。怎麼勸都沒用。

「連自己的女人都護不住,他也算個男人?」

少爺常常這樣說,更是時常的追問自己娘親是如何死的。年少時,楊老頭還能糊弄過去,可現在……

楊老頭苦笑,少爺估計早就猜到了什麼,恐怕連這次出門前的百般不願都是裝的。

「可我不能說啊!」

楊老頭低頭嘀咕着,又覺得自己才是真的瘋了。

「我為啥要跟着來啊,陪老馬在林子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