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 - 第7章 那個老人

十六年前,大將軍還是大將軍,還不是現在的定國公爺。

如今高高在上的武國皇帝,當時也還只是個手裡沒有多少兵權的普通皇子,跟着大將軍守在西北邊塞,日子過得苦哈哈。

那時的清風寨自然也不叫清風寨,更沒有老寨主衣清風這樣一號人物。

整個山頭有名有姓的土匪頭子不下十幾個,更別提那些無根無萍般來去如風的散兵游勇們。

山賊,馬匪,逃卒,罪囚彙集成群。北疆成了他們予取予求的後花園,任憑肆虐。

真正的生靈塗炭,民不聊生正在這裡上演着。

然而,天下事分久必合。

就當這群人被極大的誘惑驅使着,開始相互廝殺、吞併,合流之勢漸起之時。

一道蓋了三重火漆的密信,穿過了重重封鎖,從遙遠的西北邊陲送進了遠在萬里的武國京師永安,並及時地擺到了先帝的書案上。

上面只寫了八個字,

「赫連城死,蒙國大亂」!

解了外患之憂的先帝在大喜之餘,也終於想起了北疆這根長在身上許久的毒瘤。

這才有了大將軍的這一趟北疆之行,至於之後事情的發展,卻似乎有些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可無論如何,所有事情的起因,還是那封古怪的密信。

它怪就怪在,太準確,也太及時了。

準確得,就如同發信人親眼所見一般,及時到,按時間來看蒙國國主赫連城還未身死,密信就已提前發出,甚至早就過了邊關。

聽起來有些讓人不寒而慄,而更為可怕的是,至今也無人知曉這封密信到底是經誰的手,發出的。

有人猜測先帝手中掌握着一支密探,或許還不止一支。

也有人說,這幾支密探其實一直在當今聖上手中,如此這般方才能夠奪得大寶。

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

對於謠傳,吳良一般來說是不信的。

不過眼前這套院子確實風格迥異,與寨子里所見大有不同。

雖然年代久遠略顯陳舊,可草木廊亭、假山池水的布局卻是獨具匠心,以清風寨當時的水準來看,怕是做不到的。

「真是大將軍當年住過的?」

不怪吳良懷疑,任誰也不可能想到堂堂武國大將軍,如今的定國公竟然會在這小小的清風寨上,藏有這樣一處院子。

「家父所言,該是不會有假。」

吳良點頭,搶先月影姑娘幾步來到池子前,俯身撩起一捧池水。

「竟然還是溫的?!」

抬眼望去,池水中心的假山中間竟被人鑿開了一道縫隙,有泉水汩汩而出,卻是一條地底噴涌的溫泉。

「大將軍還真是會享受。」

吳良開始有些信了,這或許真是大將軍當初的院子。

「吳公子喜歡就好。至於其他事情,公子不必擔心,月影自會處理,公子安心住下就是。」

許久未出聲的楊老頭見月影姑娘走遠了之後,才晃晃悠悠的來到池子邊上坐下,脫下鞋襪直接就將臭腳丫子伸了進去。

「我敢打賭,這月影姑娘過不了多久,就會再來。少爺可信?」

楊老頭自覺發現了什麼,笑得很猥瑣。

「嘶,還挺燙。少爺不一起?活動完了燙燙腳,舒服着吶!」

「老楊,膽子挺大啊,敢拿大將軍的池子泡腳。」

吳良本是有心調笑,卻猛然發現老楊頭扭頭看向自己,笑容莫名的很詭異。

「少爺怎知這池子不是大將軍用來泡腳的?」

楊老頭說完就將頭轉了回去,那抹笑容一閃而逝,似乎從未出現過。

「哈哈,我也來試試!」

這老賊果然有事,莫非他認識大將軍?吳良不禁搖頭失笑,怎麼可能?大將軍是何等英雄人物,又怎麼會認識老楊這般賤人,絕無可能!

二人愜意地泡着腳,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西北那些陳年舊事,卻忽然被一陣帶着三分遲疑,七分嬌羞的聲音打斷了。

「公子可否過來一敘,月影有話想與公子分說。」

吳良被楊老頭盯得紅了臉,卻沒注意到楊老頭這次竟然難得的沒有出言調笑。

「那我先過去了。」

楊老頭揮揮手,像是在趕蒼蠅。

「好久沒泡了,還是那麼舒坦啊!」

楊老頭眯着眼睛,口中發出無意識的**。

池邊秋風,孤影蒼老,道不盡的又何止是蕭索。

可惜吳良背身離去,這番景象他無緣得見。

吳良去的快回來得也快,悶悶不樂的去了鞋襪,低頭坐在楊老頭旁邊開始泡腳。

楊老頭餘光里只看到一抹倩影匆匆離去,也不知眼眶紅了沒有。

「沒答應?」

吳良點頭沒吭聲。

「可惜了,多好的姑娘啊。」

「少扯淡,不是你想的那樣!是……」

吳良解釋的話含在嘴裏卻沒能說下去。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