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 - 第5章 老王老謝

寨前的議事廳里,挺熱鬧。

正中主位的椅子空着,月影姑娘原本想扶着吳伯坐下,可老人家不肯,非說那把椅子只有老寨主坐得,旁人坐不得,坐了是會折壽的。

她知道老人家是在幫自己說話,故意敲打那些心懷不軌的人。

可月影姑娘此時最需要的,可不僅僅是敲打,話說得再多又如何,要錢沒錢要糧沒糧,她心裏實在是沒底。

勸不過老人家,月影姑娘只好將吳伯攙扶到左手邊的椅子,自個兒也挨着坐下。

她的身份不用說,老寨主衣清風唯一的嫡親血脈。清風寨少寨主,妥妥的白富美,雖然現在是窮了點兒。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當然配得上一把交椅。

吳老伯,本名吳志遠,武國大興元年時期的恩科進士,十六年前跟隨大將軍來到北疆。與老寨主患難與共,幫着出謀劃策、教書育人,一直默默扮演着軍師的角色,在清風寨一住就是十六載,算得上是勞苦功高。

可畢竟是外人,雖然勉強坐了一把椅子,卻也只能逞逞一時的口舌之利,發幾句牢騷罷了,沒有多少實權。

至於牛大勇,他的身份就更尷尬了。義子雖然也是兒,可真到了分家產的時候,他只能靠邊站。

牛大勇似乎也知道這一點,所以自打十年前被老寨主收養之後,就一門心思的開始練武,很少動腦子。

這樣反而深得老寨主賞識,武藝更是突飛猛進,比勉強算得上三品的月影姑娘,強得可不是一點半點。

剛剛二十齣頭的年紀,就已經位列七品,僅次於老寨主,妥妥的寨中第一打手。這也讓他贏得了不少年輕人的青睞,成了寨子里不大不小的頭目。

牛大勇自然是沒有座位的,領着十幾位漢子站在月影姑娘身後充門面,氣勢上倒也不落旁人。

右側坐在首位的是老漢王三把式,因為王老漢不僅種地是把好手,牲口養的也不賴,竟然還他娘的打得一口好鐵。

三樣樣樣都是好把式,王三把式的名號也因此傳了出去。至於老王原來的大名叫什麼,估計連他自己都記不大清了。

隨着清風寨的日益發展壯大,王三把式的地位也跟着蹭蹭地往上漲。

結果就是,老王飄了。覺得王三把式這個名字配不上現在的自己,非要換個名字。

自己不識字,就求到寨里教書的吳老先生那裡。

還故作聰明的拎着一隻雁鵝去的。

王學禮這個名字就是這麼來的,吳老先生給他起這個名字純屬氣的,就是想噁心老王一下,因為無禮才需要學禮。

吳老一生未娶,哪來出嫁的女兒啊。

寨子里除了老王自己,人人都知道這名字的含義,可從來就沒人跟老王說過。一半兒是因為看不起他,心裏頭嘲笑,一半兒是真不敢說。

王姓可是大戶,寨子東邊兒大半的作坊可都攥在王家手裡。

王三把式,不,王學禮捋着鬍子故作高深狀,高高抬起的下巴尖尖的,能扎死個人。

謝守義坐在老王旁邊,眼神凌厲的望着對面,像一隻擇人而噬的狼,餘光還不時的瞥向老王,隨時準備着變成一隻狗。

他比老王小不了幾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