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 - 第4章 真不是我

吳良剛走進清風寨,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

眼前烏泱泱的這群人是怎麼回事?一個個的怎麼都面黃肌瘦,一臉的菜色?

守門的寨兵無精打采,半死不活拄着長矛硬撐着,站得歪歪扭扭。根本不用等風來,吳良覺得只要他朝着寨兵站立的方向吹口氣,保證嘩啦啦的放倒一大片。

近處校場的廊檐底下,仰面朝天的平躺着一排又一排的漢子,吳良起初嚇了一跳,還以為都是些死人。

直到那群人聽見這邊動靜,齊刷刷的轉頭望了過來,吳良再次被嚇了一跳,又覺得像是見到了某國大片兒里的喪屍。

還好有幾個強撐着身子,倚着立柱半坐了起來,這才讓吳良懸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

遠處的地勢較高的地方錯落着一座座木屋子,每座木屋門前都矗立着幾道身影,雖看不清面目,但據身形來看,吳良猜測那都是些女人跟孩子,她們的情況應該好一些,起碼還有力氣好好站着。

「怕是遭了災喲,餓的。」老楊頭砸吧砸吧嘴,

「這寨子不太平,少爺咱們還是抓緊走吧。」

吳良任他嘮叨,理都不理,目光放到了身前穿着儒衫、拄着羊頭拐杖的老者身上。

老者雖然面露菜色,精神看着倒是不錯。

「影丫頭回來啦,竟然還帶了客人?」

「吳伯伯,您怎麼出來了。」月影姑娘趕緊攙扶着。

「還不趕快為老夫介紹一番?」

月影姑娘看起來很着急,待幾個人寒暄過後,就迫不及待地趴在老者耳邊問道,

「前些天不是送回來幾千擔糧食么,怎麼突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大伙兒都在等你,先回屋,回屋再說。」吳老伯不願多說,生怕在外人面前失了臉面,儘管它似乎已經不剩下什麼了。

……

吳良和老楊頭被帶去了後山的木屋,老楊頭直到進屋前,手裡都攥着韁繩。牛大勇見怪不怪,還熱心的備上了酒菜,這才告罪一聲離開。

菜雖是幾盤簡單的野菜,看着卻很有食慾,難得的是竟然還燉了一隻雞。酒是普通的高粱米酒,看封泥該是有些年份的老酒,依老楊頭見到之後兩眼放光、抱着不放的狀態來看,吳良敢肯定,那是一壇好酒。

聯想到之前看到的景象,吳良此時根本沒有心情動筷。

老楊頭卻不管那麼多,上手扯下一隻雞腿兒塞進嘴裏,口水混着湯汁順着嘴角淌下也顧不上了,啪的一聲拍開了封泥。

一碗酒水下肚,雞腿肉嚼都沒嚼就被他囫圄個兒的咽了下去,噎得他直翻白眼兒。

吳良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奪過酒罈倒了一碗,小口小口的喝着。

「老楊,我有點想不通,他們到底為什麼請我們上山?」

「看上少爺了唄。」

楊老頭下手飛快,幾樣小菜嘗了個遍,嘴裏還不忘調笑着自家少爺。

「少扯淡,跟你說正經的呢。」

「管他呢,吃飽喝足了就溜,這裡不是久留之地,鬧糧荒吶,要死人的!」

楊老頭一陣唏噓。

「總覺得有些太巧了。」

人說謊的時候眼睛總會不經意間的向上瞟,所以吳良說這話時緊緊盯着老楊頭的眼睛。

楊老頭只顧着吃菜不出聲,腦袋都快要埋進盤子里,吳良只看到了他頭頂的發旋兒,有兩個。

「剛剛到江尚地界就遇到了這麼一伙人,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