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我的公子你又在何方] - 第10章 眾生百態

清風寨。

衣清影紅衣紅裙,盈盈跪拜了下去。

吳志遠拄着羊頭拐杖立在一旁,嘴角不時地抽動着,像是發了羊癲瘋。

二人身前,是一卷珠簾。

珠簾後面的病榻上,靜靜躺着昏迷不醒的老寨主衣清風。

「女兒怕是不能為您養老送終了,爹爹勿要怪我。」

衣清影起身時,淚流不止。狠狠地望了一眼榻上的自家爹爹,似乎將之當成了最後一面。

隨即猛地轉身,頭也不回的飄然而去。

珠簾輕晃。

「老禿鷹,你何時醒啊?」

吳志遠定定地望着前方,他實在不知究竟是珠簾動了,還是風動了。

只覺得自己實在是糊塗,索性乾脆閉上了眼。

「你個直娘賊!」

……

白狼寨。

百里溪大步跨出議事廳。

一襲白衣,腰系寶劍。

年過半百的他白髮冉冉,卻精神矍鑠。

翻身跨上一匹白色寶馬,一雙虎目來回巡視,不怒自威。

校場**,五百精銳騎兵迎風而立。一輛圍了紅布的馬車停在一旁,更是不要錢似的套了八匹馬。

百里溪捋着山羊鬍子點了點頭。

「此行清風寨,眾人隨我…出發!」

……

清風寨校場。

老王王學禮眼眶烏青,身後是親兒子小王王有禮,眼眶青得發紫。

老謝謝守義如履薄冰地站在第三的位置上,生怕成了這對父子的出氣筒。

身後才是王家、謝家一乾親屬。

亂鬨哄的圍在一起,足有近千人。

「今天是百里寨主大喜之日!如此這般,成何體統啊!」

老王冷哼一聲,目光不由得看向老謝,

「傻站着等死呢,叫人都給我站好了!」

老謝點頭哈腰的應了,連忙轉身走進人群,連踢帶踹的提溜出幾個漢子。

幾個漢子如法炮製,一陣雞飛狗跳。不一會兒人群開始變得有模有樣,起碼不再鬧哄哄的像個菜市場。

一旁還多了上百位膀大腰圓的漢子。

老王滿意地點點頭。

「都給我精神點!以後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謝王老寨主!」

老謝嗓子都喊啞了,帶領着眾人發出一陣陣驚呼。

老王真想賞老謝一巴掌,這次是往臉上招呼。

「低調,低調懂不懂?」

「懂!懂!大家這不是高興過了頭嘛。」

老謝低眉順眼的小跑了幾步,斜着半邊肩膀眼巴巴的看着老王。

老王忍住了,覺得老謝的臉皮太厚,巴掌打在他臉上,肯定震得手疼不說,再用力過猛牽扯到眼睛,那就更疼了。

老謝等了好久也沒等到巴掌下來,肩膀垮了下來,心裏頭委屈極了。

「爹,我眼睛疼。」

老王回頭,看到一張同樣委屈的臉。

小王捂着眼眶,淚水在眼裡直打着轉轉兒。

老王眼角兒抽了抽,覺得自己的眼睛也跟着開始疼了。

「等我當了寨主,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

清風寨城頭上。

牛大勇拄着長槍,站的筆直,像是兩根擎天的柱子。

城牆上所有的寨兵一併換成了他的人,不少人都已準備好了後事,算得上是將身家性命相托於他的手上。

牛大勇覺得這是一個機會,為了這個機會他等待了十年。

只許成功,沒有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