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抖音通三界》[我的抖音通三界] - 第4章

公交車一路走走停停,陳十五靠在車窗旁,安靜的看着這座繁華的城市。

最終,公交車停在了浙海市的一個別墅區。

這個別墅區,名叫玫瑰園,雖然不是浙海最頂尖的別墅區,但沒有千萬以上資產,也住不進這裡。

看着偌大的玫瑰園,陳十五卻有點邁不開步子。

他從小在這裡長大,但對這裡卻感覺不到家的溫暖,甚至,這裡給他的感覺還不如學校的宿舍。

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覺,因為對於住在玫瑰園的蘇家來說,他算是一個外人。

當年,他的母親未婚先孕,挺着肚子回來的蘇家。

沒有人知道陳十五的父親是誰,只知道是姓陳,而生下陳十五沒幾年,他的母親鬱鬱寡歡,撒手人寰。

直到死的那一刻,都未曾說出那個男人的名字。

蘇家人,也因此,一直視這件事為蘇家的恥辱。

明面上,雖然撫養着陳十五,但是,卻很少有人知道陳十五這個人的存在。

從小,陳十五便是在寄宿學校長大,由保姆負責接送。

整個蘇家,就只有蘇家老太太,也就是陳十五的外婆對他好。

外婆的身上,陳十五感受到了僅存的親情溫暖。

回想起這些,陳十五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要是換了平常人,有了蘇家這層關係做靠山,指不定牛掰到什麼層度。

而自己作為當今蘇家掌舵人蘇家老太的外孫,蘇氏集團CEO的親外甥,卻連一千塊錢的小禮物都要攢上一年才買得起。

今天是蘇家老太的六十歲大壽,蘇家別墅里早已經擠滿了前來祝賀的賓客。

今天的蘇家,高朋滿座,正可謂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前來祝賀的賓客,無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反倒是作為主人家之一的陳十五,穿着一身廉價的衣服,幾百塊錢就能湊一身的那種,在這種場合,顯得格格不入。

但陳十五還是進來了,蘇家的僕人都認識他,並沒有阻攔他,當然,也談不上多歡迎他。

陳十五徑直走到蘇家老太的房間,輕輕叩開了房門。

此時,陳十五的舅舅舅母以及表哥表姐們都在房裡,正輪番給蘇家老太祝壽。

「奶奶,這座金壽桃,是我攢了好久才買下來的,祝您壽比南山。」

「奶奶,我的禮物雖然比不上大哥的,但這餅普洱也花了我小十萬,祝奶奶長命百歲。」

「奶奶,我的是一串和田玉籽料做的手鏈,祝奶奶您福如東海。」

……

蘇家的孫字輩,送上的禮物價格不菲,都是動則四五萬以上的禮物。

比起他們,陳十五用一千塊錢買來的水晶吊墜,卻是顯得有些拿不出手。

但陳十五清楚,外婆並不是那種嫌貧愛富的人。

蘇家老太輕輕一笑,將眾人的禮物都收了起來,放在了一旁。

「十五,你來啦,快,過來給外婆瞧瞧,你說你這一去就是大半年,也不回來看看外婆。」

蘇家老太的聲音引起了眾人的注意,這時,他們才發現,陳十五的存在。

「對不起外婆,大一的課多,所以就回來的少了些。」陳十五撒了個謊,其實只是不願意回來面對他這一大幫子親戚罷了。

蘇老太看出了他的心思,因此並沒有責備他什麼,只是讓他來到自己的跟前,輕輕撫摸着他的臉。

「外面的日子一定很苦吧,都瘦了。」蘇老太心疼的說道。

陳十五搖了搖頭:「沒事,外婆,一點都不苦。」

眾人看着蘇老太對陳十五的偏愛,心裏十分不爽。

「奶奶,大學都是去玩的,去混日子的,哪來的苦。」陳十五的二表哥蘇銘宗不屑的說道。

「害,表弟當年可是保送的燕京,浙海那點東西,對他來說還不是手到拿來?我看啊,多半是在外面玩瘋了,不願意回這個家了。」大表哥蘇銘光揶揄道。

「表弟,你莫不是在外面認識了些什麼不三不四的人吧,可別出什麼幺蛾子,壞了我們蘇家的名聲。」三表姐蘇銘欣警告道。

三人成虎,你一言我一語,就好像陳十五真在外頭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一般。

蘇老太聽不下去了,直接呵斥道:「都給我住口,我雖然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