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資] - 第五章 他實在給的太多了……(2)

有何事?」

  陸長生說明了自己的來意,「院長啊,我想去一趟藏寶庫。」

  「藏寶庫?」

  秦天南一愣,問道:「你要去藏寶庫幹什麼?」

  藏寶庫是書院重地,想要進入便必須得到秦天南的點頭。

  「我這邊在布置陣法,還缺一昧赤木天金……」

  赤木天金?

  眾長老皆是臉色一變。

  這可是一種極其稀缺的陣基材料,可遇而不可求。

  一旦出現,就會遭到各方勢力的哄搶。

  甚至於會因為赤木天金而掀起戰爭也不是不可能。

  陣堂長老皺眉問道:「陸長生,你要那物做什麼,我可沒聽說過你會陣法,而且赤木天金這種等級的陣基材料,你也應該無法布置吧?」

  秦天南卻揮了揮手,打斷道:「長生,我也不過問你要赤木天金做什麼,我也可以將那物給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院長!」

  「那赤木天金就算是我們藏道書院也沒多少了!」

  秦天南卻沒有在意眾長老的反對,而是看着陸長生。

  陸長生有些無奈,不過這赤木天金去外面弄的話估計也有點麻煩,只得點頭道:「院長請說。」

  秦天南點了點頭,「很簡單,前些天你不是親自去了一趟天元城收了一位弟子么,一個星期後,書院大比便會開始,屆時,我需要你的弟子參加。」

  「書院大比啊,我得問問他願不願意啊……」

  「那這赤木天金……」

  「沒事,他是我徒兒,我說一他還敢說二不成?」

  秦天南:「……」

  陸長生心中暗嘆一聲。

  徒兒啊,不是為師不仗義,而是他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事情辦完。

  陸長生回到了草堂。

  此刻葉秋白正在草屋前練劍。

  劍氣橫生,劍芒肆意。

  陸長生看了一眼,道:「劍氣需內斂,花里胡哨的有什麼用?華而不實。」

  聞言,葉秋白似是有所明悟,再次施展劍招。

  太陽落山後。

  葉秋白此刻的劍技上,沒有之前那樣鋒芒畢露,反而是內斂其中。

  收劍後。

  陸長生也隨之走出草屋。

  葉秋白立馬抱拳道:「師尊。」

  「嗯,這些日子,你就好好修鍊,七天後,便會有一個書院大比,屆時你就去參加吧。」

  書院大比?

  葉秋白眼中浮現出戰意。

  「是,弟子明白了。」

  ……

  與此同時,天元城葉家。

  大長老葉陵看着自己的兒子,笑道:「言兒,你此次被藏道書院的長老收為弟子,當好好表現,不可丟我葉家的臉。」

  說完,輕蔑的看了一眼一旁的葉擎。

  葉言抱拳笑道:「葉言必不負爹爹厚望,此次書院大比,我定會拿一個好名次,為我葉家爭光,將之前葉秋白丟掉的面子給掙回來!」

  葉擎在一旁,臉色極為難看。

  而葉陵則是聞之大笑,「哈哈哈,好,好啊,我們就在這裡等你的好消息了。」

  同時,又看向了葉擎,拍了拍他的肩膀,朗聲道:「家主啊,以後我的兒子會撐起葉家的,咱們葉家年輕一代絕對不會就此沒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