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到惡毒女配身體了》[我穿到惡毒女配身體了] - 第3章

的紙張毛筆記錄什麼。
這在記錄什麼呢?
作為一個要把自己往農業方向培養的傑出青年,我當然首先要考慮到土壤、天氣、肥料等等不同的因素對青菜的培養影響,比較荒蠻之地,天氣和土壤都不太好,要搞下試驗田分開種植對比。
{小小,你這是在做什麼?
}這不知道哪裡來的叔叔貿然出了聲,嚇了我一跳,跟在身後的小翠探頭看了一眼,立馬放下手裡的水桶。
{老爺、夫人你們可算回來了!
小姐天天快把她自己給累死了}原來是親生爹娘回來了,看着這爹娘年紀也不大的樣子,也就三十齣頭嘛,這麼年輕,搞得我連爸媽都喊不出{爹,娘,你們怎麼回來了?
}慢悠悠的從地里走到花園石子路上,一屁股坐下,拿着旁邊的水桶舀了一瓢水清洗着腳,方便穿鞋襪。
{小小,你這是在做什麼,怎麼還着麻衣。
}崔夫人一臉的心疼,一溜上來抱住我,淚那是止不住的流啊{為娘這次從京城回來給你帶了好多漂亮衣服,等會就給你換上} {爹、娘,我沒事,我就是覺得種菜比種花有意思多了,而且有好多知識在裏面呢。
如果我能把菜種好,再教別人也把菜種好,這樣大家不都能吃上好菜了嘛}{甚好, 小小你竟然有如此覺悟,為父真的很是欣喜。
看來把你放在這裡是正確的}崔大人 聽完眼睛裏閃了一下光,感覺這小妮子的覺悟比在京城只知道花天酒地、攀比衣服的少年郎女姣娥好多了。
說罷娘親就拉着我往房間走,說要給我試試她找人專門給我定做的衣服。
看着這粉、綠的、黃的各種鮮嫩顏色都有的衣服,真是讓我不由得感嘆一句,這個時代的染色布藝還是真不錯的,不過應該也只有有錢人家才穿得起。
一出門大家都還是素衣麻布,誰有沒有錢簡直一目了然啊。
二、餐飲商業板塊制定計劃中午吃飯,我直接穿了件娘親挑選的淡粉色新衣,白粉相間倒是越發顯得我明艷了,再加上最近這半個月日日的耕地,整個人顯得很有精氣神。
這衣服剛換出來,惹得娘又落起淚來,說再不過幾年,我要是出嫁就不能陪在她身邊了。
{終究是婦道人家,又不是規定必須要嫁,小小若不想嫁,便不嫁就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