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喪屍感染了》[我被喪屍感染了] - 13.喪屍變異了

蘇子卻叫住了獵槍男,蛾眉緊蹙,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牛奶,是你放在我窗檯的? ”

獵槍男被蘇子這麼一問,顯得很愣。

趙昆頭皮發麻。

媽蛋啊!

那些牛奶,都是自己放在蘇子窗檯的好不好。

這更加證實了趙昆之前的猜想,獵槍男是一個,心機極度可怕的傢伙。他能活到現在,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這個傢伙太會利用人心了。

獵槍男故作尷尬,說道: ”還是被你發現了……哎,我之前來這裡的時候,立下了規矩,食物要按人頭平分。我知道,你是一個好女人,那些又都是你的學生,我這樣不對。所以,我每天早上趁你沒睡醒,就來放在了你窗台上。 ”

嘶。

趙昆真是頭皮發麻,說不出來的難受。

獵槍男每天在觀察自己,自然知道他早上來給蘇子送牛奶了。

不過,趙昆沒出聲。

他倒要看看,蘇子會有什麼反應。

現在獵槍男這話,無異於是在表白。

倖存者營地里,三大師花有兩個,獵槍男選擇了蘇子,一是蘇子真性感,豐滿,二是蘇子會一些簡單的醫護救治,對他來說很重要。

蘇子對獵槍男並沒有什麼好感,但現在獵槍男的行為,讓她有些尷尬。

余瑾也從房間里出來,不屑的瞥了一眼獵槍男。

出於禮貌,蘇子還是對獵槍男說道: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既然我們說好了公平分配食物,以後就不要給我牛奶了。 ”

說完,蘇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眼神里竟然有一抹失落。

獵槍男眉頭一簇,拽着拳頭,顯然有些不高興。他要肌肉有肌肉,要領導力有領導力,要槍有槍。

蘇子對他,竟然不敢興趣。

進了房間,余瑾便好奇的問到蘇子: ”怎麼了?我看你,好像不太高興。 ”

”沒什麼啊……比學生拿得多,不太好。 ”蘇子說道。

余瑾這女人,穿着黑色的**和緊身衣,像個迷人的小貓咪。

她低着頭胸口起伏,湊近余瑾身邊細嗅薔薇,說道: ”好像不是吧……我剛才,分明看到你失望的眼神了。怎麼,他不是你期待送牛奶來的人?那你期待的,是誰啊。快快快,讓我八卦一下。 ”

蘇子推開余瑾,說道: ”好了,別鬧了。期待是誰不重要,現在是末日,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

這些話,趙昆在外面,全都聽到了。

他知道,自己必須要趕緊搞定陳東和獵槍男,然後快點給蘇子解釋清楚。

回到自己的住處,趙昆發現匡瑩瑩正在練瑜伽。

匡瑩瑩平時一個人住,就有練瑜伽的習慣。在正常學生一個月吃飯買衣服都要再三思量的時候,匡瑩瑩都會一個月花兩千去瑜伽班。

她的身材是真好,沒有一點挑剔。

特別是練瑜伽穿上緊身衣時,讓趙昆想入非非。

匡瑩瑩一看趙昆回來了,劈開的腿立馬站了起來。那雙修長的**上,竟然絲毫瑕疵都沒有。

”混蛋!你看什麼呢! ”匡瑩瑩哼了一聲。

趙昆二話不說,就在抽屜里拿了一個避孕套出來,還是大顆粒的。

匡瑩瑩一看,立馬就認慫了,說道: ”趙昆,昆昆,小昆昆,昆哥……我錯了,我認錯,行不行,有事好好說,不要動手。 ”

”啊啊…… ”

”混蛋,那你換個其他的行嗎,這個會疼的。 ”

……

此時,陳東他們房間里。

幾個人圍在一起,正在商量對策。

陳東沒說話,他看了看手機。

他爸媽派來的人,就快到了,允許陳東帶三個人,人多了累贅太多。

陳東只想帶一個,就是夏雪。其他的兄弟,對他來說,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會再有。

走之前,陳東還有一件事要做。

他要讓匡瑩瑩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男人。

陳東想着,如果匡瑩瑩像條母狗,會伺候人,他就一併帶走。否則的話,現在末世,一點都不缺美女。

”東哥,你看怎麼樣? ”其他的人圍着陳東正在商量計劃。

陳東完全沒聽。

計劃?

什麼狗屁計劃?馬上自己就要脫離這個狗屎的地方了,還要什麼計劃?

”現在最重要的是,盯着趙昆。 ”陳東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