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傳媒大佬》[我爸是傳媒大佬] - 第3章

睡覺也得留小夜燈。
看心理醫生看了好幾年,好不容易才痊癒。
所以,爸爸媽媽對我的**一直保護得很好,早就跟各大媒體打了招呼,只要拍到我,絕對要刪掉。
我跟我媽姓也挺好,許姓平凡,不扎眼,這才讓我安安穩穩度過了像普通人的十年。
沒想到倒是失去了成為我爸女兒的「機會」。
平時我也不喜歡往身上掛滿各種Logo的奢侈品,感覺好low。
我的衣服很多都是在歐洲搞服裝設計的姑姑專門為我設計的,全球只此一件,皇室都買不到。
我一向低調慣了,從不讓家裡人出現在我的學校。
開學前一晚,我爸在我房間來來回回走動,我媽坐在我床邊抹淚,我哥任勞任怨幫我收拾行李,三人時不時對我連環攻擊。
「寶寶,要不明天爸爸送你去學校吧。」
我冷酷說,「不要,你去的話估計整個學校的領導都得圍着你轉。」
「那媽媽陪你去,媽媽都退圈那麼久,不會有人注意的。」
「你騙人,上周我還看見那著名的李導來我們家給你遞本子,非要請你出山。」
「那哥……」「你就更不用說了,你一去,我整棟宿舍都得被你的腦殘粉包圍。」
想起這種情景,我渾身打了個冷顫。
經歷了好多次催眠,小時候的事情在我腦海里只留下一點點印象了,但是對於人群的恐懼,我還是沒有辦法坦然面對。
能避免就避免吧。
他們見我態度堅決,只好打消念頭。
開學當天,管家林叔送我去學校,開了我們家最便宜的保姆出門買菜的代步車,穿得跟普通大爺似的,非常低調地到了學校。
管家已經在我家工作二十多年了,是看着我長大的,我也一直當他是長輩那樣看待。
他雖然顯老一點,穿得普通一點,但他是個正經的打工人,我家給他開的薪水也挺高的。
沒想到在她們眼裡倒是變成了我家境不好。
我跟時元元一開始其實沒多大矛盾。
就是校花評選的時候我也吊車尾上了榜,她覺得我搶了她風頭。
從那以後她就一直陰陽怪氣,不是諷刺我家境不好,就是說我穿衣打扮沒有品位。
3.自從時元元發了那條意味不明的微博之後,得到了眾星捧月般的待遇。
室友紛紛圍着她轉,我們宿舍自動形成了結界。
上完課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