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傳媒大佬》[我爸是傳媒大佬] - 第2章

總有真相大白的那天。
大概是看我的冷笑不順眼,那個想要角色的室友汪辛諷刺道:「你笑什麼,有些人長得不咋樣,也沒有這麼好的家庭背景,還一副清高的樣子。」
另一人接著說:「就是就是,也不知道在裝什麼。」
呵呵,說出來嚇死你。
你喜歡的哥哥們都得在我面前卑躬屈膝。
他們所有的獨家簽名、周邊,堆滿了我家地下倉庫。
無論什麼節假日都能收到他們的噓寒問暖,生怕我哪天把他們忘了。
時元元溫柔說道:「大家都是同學,雖然有些同學家境不好,但是我們都是奔着演員夢去的,更要一起努力加油,不能搞歧視。」
汪辛搖搖頭:「哎呀元元你就是心腸好,但每個人吧,身份不一樣,有些人得有自知之明。」
「許星宜你身上連件名牌都沒有,想必家境也不怎麼樣吧,怎麼跟元元比?
以後啊,得分清主次。」
時元元再次打岔:「算了算了,我們不要攀比。」
恰好我爸打了電話進來,我懶得理她們,去陽台接電話。
「喂,我家寶寶還好嗎?
爸爸剛剛看到熱搜了,馬上就叫人撤掉,不會影響到你的。」
從我爸一個斯斯文文的中年男性嘴裏聽到「寶寶」兩個字,我真的起雞皮疙瘩。
「不不不,先別撤,不用管。」
「真的不管?
寶寶不委屈嗎?」
「不會。」
我倒要看看,她還想耍些什麼花招。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爸爸好想你。」
我頭頂三條黑線幾乎要化為實質。
「今天才開學第三天。」
有沒有人能管管女兒奴,累了。
2.我叫許星宜。
我爸是全國最大傳媒公司的老闆,我媽是息影的金X獎影后,我哥是頂流偶像。
我之所以姓許,是跟我媽姓。
她懷二胎的時候不知道看了什麼,非說要二胎跟她姓,才代表我爸愛她。
愛老婆且懼內的老爸自然無不應允。
加上小時候我跟我媽出去玩,在我媽的一眾影迷中走丟,我被私生粉悄悄帶進女廁。
我依稀記得在女廁里那變態粉絲一直拿着手機對着我拍來拍去,直到3個小時後家人才找來。
於是我就有了心理陰影,得了人群恐懼症和幽閉恐懼症。
只要一到有人的地方,或者黑暗的地方,就容易情緒崩潰,大哭大鬧。
一開始幾年,我身邊完全離不了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