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總的嬌氣包甜爆了》[溫總的嬌氣包甜爆了] - 第7章 晚宴

晚宴

下午三點,溫南州地車準時停在溫家門口。

「等很久了嗎?」梅青芷打開車門,看見溫南州在工作。

「沒有,我也剛到。」溫南州抬頭看她。

梅青芷今天穿了一件裸粉色連衣裙,頭髮用髮帶隨意綁起,即便素麵朝天,依舊嫵媚動人。

呵,還剛到,自家總裁按耐不住,已經在人家門口等了一個小時了。

當然這些話,陳特助只敢在心裏嘀咕,畢竟他上有老,下有小。

溫南州帶她來到了Hers工作室,老闆是服裝設計師也是溫南州的姑姑溫紀寧。

「來了,快給我看看。」溫紀寧一臉興奮的上前拉着梅青芷轉了個圈。

昨天自家那冷酷無情的侄子打電話給她,說要帶一個姑娘來做個造型,當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如今一看,這臉蛋,這身材,怪不得會讓溫南州動凡心,連溫紀寧自己都要被掰彎了。

溫南州看着自家姑姑對着小姑娘,東摸摸,西捏捏,小姑娘一臉不知所措。

溫南州臉色鐵青的打斷了溫紀寧的流氓行為。

「把手拿開。」

「怎麼跟姑姑說話的?」這麼冷漠,也不知道怎麼把小姑娘騙來的。

「姑姑?!」梅青芷一臉驚訝。

「怎麼?不像嗎?」溫紀寧趁機又揩油了一把。

「我覺得像姐姐。」梅青芷一本正經的說道。

真是嘴甜,誰不喜歡被誇年輕,溫紀寧看着小姑娘,越看越喜歡。

「那你以後就叫我姐姐。」溫紀寧拉着梅青芷的手去挑衣服。

其實衣服早在昨天已經準備好了,是情侶裝。

溫南州太陽穴突突的跳,他這個姑姑向來不按常理出牌,今天來這裡真是個錯誤的決定。

梅青芷和溫南州各自在做造型。

溫南州一身黑色西裝,藍色領帶,貴氣逼人。

溫南州見小姑娘還沒出來,便坐在沙發上看雜誌,等着梅青芷出來。

「南州哥哥。」

梅青芷雙手捏着裙擺,走到他面前,含羞帶怯地看着他。

只見梅青芷一身漸變藍色星空長裙,束腰弔帶,燦燦生光,身材凹凸有致,海藻般的秀髮編成複雜華麗的長辮搭在一側肩膀,一舉一動間頗有勾魂攝魄之態。

溫南州久久不能回神,他一直都知道梅青芷是美的,心臟彷彿跳到了嗓子眼,正如初見她的那一刻。

腦海里有一個聲音在喊,藏起來,把她藏起來,這樣別人就看不到,她就只能是你的了。

「南州哥哥,你怎麼了?」梅青芷纖細地小手在他面前擺了擺。

溫紀寧嗤笑了一聲,溫南州也有今天。

「真是極致的美麗,走吧,小仙女。」溫南州垂下眼,收起一切情緒,彎腰紳士地把手伸到梅青芷面前。

梅青芷被誇得雙頰暈紅,將手搭在溫南州的手上,不敢去看溫南州。

二人到達宴會現場,金頂石壁、花團錦簇、觥籌交錯,進出地賓客皆是政商界的名流。

這次晚宴是沈顧爺爺沈老爺子的生日宴。

溫南州和梅青芷剛到達現場,便吸引了眾人的注意,以溫家與沈家的關係,溫南州出席這場宴會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溫南州的女伴。

圈子裡還傳着溫南州不近女色,喜好男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