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 - 第722章好的方向

李塗一邊幫孫赫,一邊在心裏暗罵自己沒救了。

幾年之前,肖冉花了大價錢讓他幫忙打聽霍漣的事。他那時一直覺得肖冉是戀愛腦,就跟被蘇婉婧u了一樣,事業做大居然只是為了讓蘇婉婧多看他一眼,偌大的公司,說給蘇婉婧就給蘇婉婧。李塗一度以為他的腦袋是被驢踢了。

直到現在,他跟肖冉,不分伯仲。

肖冉起碼不會給情敵活路,每一個情敵都往死里整,但他還得幫情敵拉生意,甚至還不如肖冉呢。

李塗想想也很佩服自己的肚量。

在孫赫的事情上,張喻自知理虧,沒有跟他爭辯,也不好意思跟他爭辯,悻悻的騙過頭不做聲。

李塗一看她這副神態,來勁了:「還知道心虛呢?」

張喻只能耷拉下臉,裝出一副再談這事就要翻臉的模樣。

這點李塗就不如霍司硯了,霍司硯從來都是示弱激發溫知羽的愧疚之心,反觀李塗,還在杠張喻呢。人都是不服輸的,吃軟不吃硬是大多數人的性格。張喻果然就開始回擊了:「我給你準備了一車禮物,你全都捐了送人了。我天天費盡心思的準備,結果給你留下來了好名聲。」

李塗不動了。

這件事,當時張喻也是很難過的。只是當時那種情況,不能太計較。看着電視里自己那一車心血被運走,她不是沒在心裏罵過李塗。

張喻看着他的眼睛,故作輕鬆的說:「反正以後我要是不再給你送禮物,可怪不得我,我已經送過了。」

李塗不支持,說:「不行,你得給我送。你都不送我過什麼生日?」

禮物這事,他還是要解釋的:「那會兒你已經把話說到那種地步了,當時我怕自己留下來拆了又心軟了,所以只能眼不見為凈。而且你還讓孫赫代送,他一副丟垃圾的語氣,說是放着也是浪費,你說我當時能當著他的面,眼巴巴要這些禮物么?」

李塗也要臉,在張喻面前可以卑微,但在情敵面前不可以。

張喻說:「我覺得那會兒你應該不怎麼願意見我,就不去礙你的眼了,所以我才讓孫赫去送的。」

「孫赫就不礙我的眼了?」李塗這句話,只是打趣。

兩人聊了一會兒對於孩子的規劃,又起來吃了個飯。今天李塗也沒有打算走,吃完飯後就繼續跟張喻回房間里躺着了。

李塗看起來是真的累了,沾到床就沉沉睡去。只是他睡著了還一直抓着她的手,張喻一動,他就醒,然後把她重新抓回去。

張喻只好躺着不動。但她睡不着,心裏的事情也好多,她盯着他的睡臉看,然後沉思起她跟李塗躺在一張床上算是什麼關係。

李塗在兩個小時之後,悠悠轉醒過一次。他見到張喻眼睛依舊睜得大大的,隨意問道:「不困?」

「李塗,我們這樣算和好了嗎?」張喻疑惑問道。

李塗嘴角微揚,沒有回答,只是朝她靠過去把頭搭在她肩窩處,然後親了親她的耳朵。便閉上眼睛繼續睡了。

「話都沒有說明白,你就開始佔便宜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