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 - 第14章陳

休息室里,溫知羽覺得自己的腿都是軟的。

霍司硯是弄到一半,瞥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就突然撤走了。

溫知羽看着他臉色有點冷,死死的盯着手機,最後接起來,冷冷的說: 你打電話來幹什麼?

她在旁邊聽到以後,愣了愣。

不知道是不是她理解錯,他的語氣除了冷,還有一絲不太能察覺出來的埋怨。

溫知羽一瞬間就想起了他追了很多年,那個讓他半死不活的前女友。

霍司硯很快就把電話給掛了,然後坐在另一側沙發上,有些出神。

一直到溫知羽一言不發的起身穿禮服,他才抬手給她拉了拉鏈。

她什麼也沒有多問,只道: 你說在姜澤的事情上會幫我一把,不會反悔吧?

霍司硯有點心神不寧, 嗯 了一聲,道: 我今天,喝了點酒,做事有點衝動。

最主要,她穿黑禮服的模樣,跟某人有幾分相似。

另外,溫知羽的詆毀,讓他覺得她不知天高地厚,也生出了教訓他的念頭。

所以霍司硯衝動了。

他原本第二次就沒打算再跟她發生什麼,可眼下又這樣,這讓他皺起眉。

霍司硯不太喜歡脫離他掌控的事情發生。

他有點厭煩起她。

哦。 溫知羽看着他的表情,瞭然的說, 留個電話號碼吧,我看出來了,你以後不打算再接近我了。但姜澤的事情,你答應了幫我,我們以後肯定會聯繫的。

不能見面,就電話聯繫。

霍司硯揉着眉心,給她報了一串數字, 這是我秘書的號碼。

這可真防着她,連他自己的電話號碼都不肯給。

溫知羽希望他捫心自問一下,今天到底是誰主動的,她可沒有勾-引他。

嗯。 她點點頭,溫和的說, 霍醫生,希望你說到做到。我是個老實孩子,你說什麼我相信什麼,你要是騙我,我可能會因為太無助,跑去你辦公室自刎也說不定。

霍司硯眯了眯眼睛,冷冷的看着她。

被他掛斷的手機又在不停的響。

他不接,也不掛斷。

她在這一刻又覺得自己挺了解男人的,霍司硯這看似煩那位,可實際上卻是在等着那位,不然拉黑就完事了。

霍司硯這種男人,是最懂得怎麼一刀兩斷的。

比如他剛才一個沒遮掩的厭煩表情,就讓溫知羽自己主動識趣的不再靠近他了。

霍司硯走了以後,溫知羽就發微信讓張喻過來了,讓她帶着化妝品來給自己補妝。

張喻見到她還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道: 剛才姜澤就站在門口,這要被他知道了,還不曉得得鬧成什麼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