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 - 第24章鶴

霍司硯說話的語氣很淡,也很坦然: 兄弟共同好一個女人,我想,不太合適。

至於說沒有關係。那就只是單純為了滿足需求,沒什麼身份。

薑母微頓,意味深長的看了僵硬的站着的溫知羽,她除了一開始掉眼淚之外,這會兒臉上已經沒有一丁點表情了。

像一個比較漂亮的木偶。

周意還在笑,但笑意到底是沒有到達眼底。而姜澤整個人的狀態都沉了下來: 霍司硯,你果然跟她有一腿!

他又回頭狠狠瞪着溫知羽。眼睛通紅: 你跟我在一起一年多,死活不讓碰,結果你讓霍司硯碰?

霍司硯挑了挑眉,看了溫知羽一眼。

而溫知羽木偶般的臉上終於勾起一抹笑來,冷冷的,像是挑釁。激得姜澤幾乎要上前去動手。

霍司硯起身,把溫知羽擋在了身後,清冷道: 姜澤,姜家有背景,卻也不是給你這麼嚯嚯的。

姜澤推了他一把,臉色陰鷙道: 霍司硯,你老婆還在現場,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護上小情人了?

周意的笑也掛不住了。

阿澤,胡說什麼? 薑母到底是怕得罪霍家,趕緊喊住他。 人家小姑娘,確實也不願意嫁給你。你還想犯法不成?

姜澤這會兒心裏。又委屈又恨,恨不得把溫知羽撕碎了往肚子里咽,可這會兒卻只能冷笑着說:我說胡話了,表弟見諒。

霍司硯淡淡說: 既然喜歡,當初又何必跟許多女人牽扯不清。

姜澤陰冷的看着他,然後頭也不回的往樓上走去。重重的摔上門。

這話讓周意的臉色也變了變。

溫知羽聽着他們的對話,意識到自己可以走了。便機械般的抬腳往外走去。

我們先走了。 霍司硯有點心不在焉的說。

回到車上之後,周意一點表情也沒有,只是點了支煙,說: 你說你用她來氣我,結果你卻上了她的床?

霍司硯看了她一眼,說: 生氣了?

你說我該不該生氣?你居然主動護着她。 周意沒什麼含義的扯了扯嘴角。

霍司硯道: 那你應該體會到了,你在國外亂來,我是什麼心情。

周意抿着唇不說話。

車在平穩的行駛着,他們很快看見溫知羽在路上走着。單薄的身影走得很慢,

猜你喜歡